星星索

字体大小:

棉兰是苏门答腊岛最多华人居住的城市,假如棉兰下一代华裔再没人听过郁达夫,我笑对棉兰华文作家说,那你们需要承担这个责任。

鸟声啁啾间醒来,打开露台门,天色未亮,周围仍黯暗, Z教授的背影在雾气氤氲的林间晃动,他正朝向如镜的湖水走去,一边忙着拍摄黎明前的湖光山色。远远苍郁的青山和近近清澈的湖水都是蓝色的,却是对比强烈的深蓝和浅蓝,于逐渐苏醒的晨光中,浓淡益发分明。

我出去时,太阳已经升上来,穿过云层,把湖面的波光洒成碎碎的金子,闪烁间有条小舢舨晃晃荡荡,徐徐缓缓滑过平静的湖上,是晨起的渔夫吧。酒店隔壁民居的妇人带着孩子在湖边洗衣,我蹲下来摸一摸湖水,冰样的冷,可是小孩不怕,他泡在湖里洗澡。转头见到一棵需要数人方可环抱的大树上钉个牌子,以印尼文书写:“除酒店住客外,其他人不允在此洗澡/钓鱼。”奇怪,竟不写游泳。又或许,洗澡和游泳对他们是同一回事?

早餐后,环岛游的行程开始。棉兰作家都是好朋友,来之前,只探询了文学会议的日期和主题,其他完全交由他们安排。抵达夏梦诗岛酒店,看招牌才知住宿的地区叫Tuk Tuk(督督),酒店名字贴切地点,就叫Pandu Lakeside(印尼文混合英文,意为朝向湖边)。

临上旅游小巴前绕走小小的酒店一圈,酒店围栏全是姹紫嫣红的攀藤香花,怒放的花生发四溢的香气,美丽的花和美丽的感觉一起陪我们上车。昨晚在夜色中抵达,搁下行李,匆匆赶着出去找晚餐,没有注意酒店的样貌,辜负了一场花开的盛宴。 赴多峇湖之约

小巴载我们停在半路一家小店,工人拿个铁制的大型油漏斗走过来,全部外来者以好奇的眼光瞪视,工人手捧着大漏斗插进汽车油箱的洞口,另一工人提个也是铁制的类似浇花器的器物,当他开始把浇花器里的汽油倒进大漏斗,一车的游客刹时恍然大悟。原来是在“倒汽油”!我们共六个人,吃惊和有趣之余,特别在这个没有喷嘴打油设备的原生态油站拍了合影纪念。

3万年前形成的多峇湖,位于苏门答腊北部,海拔905公尺,最深处505公尺,长100公里,宽30公里,面积1130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的火山湖。湖中央有个长约7公里,宽2.5公里的小岛,就是我们所在地夏梦诗岛。这里是山上的湖,湖中的岛,单是靠想象就已经异常心动和无比迷人。

多次到多峇湖,夏梦诗岛的住宿也不是第一次,第二届“苏北文学节”有几百人一起来。人多可能好办事,但几百人一起去旅游,也许有趣,亦可以说好玩,然而,完全缺乏欣赏风景的时间和心情。

这一次“从郁达夫看一带一路”的华文文学与教育研讨会,追溯起来,是2008年首届文学节开始酝酿。出门前我在电脑准备发言稿,打下的题目是“为什么郁达夫?为什么棉兰?”。记得首次跟着苏北作家L和S到多峇湖,正是为首届“苏北文学节”开筹备会,我建议苏北作家邀请郁达夫的儿子郁大亚或女儿郁美兰过来出席盛会,因为苏门答腊是他们的出生地。后来郁美兰事忙,但郁大亚果然来了,重新唤起与会300多个各国华文作家及苏北华社对郁达夫的关注。会议过后,各人回去各自的国家和城市过自己的日子,忙碌的生活再度淹没了郁达夫的名字。棉兰是苏门答腊岛最多华人居住的城市,假如棉兰下一代华裔再没人听过郁达夫,我笑对棉兰华文作家说,那你们需要承担这个责任。

为什么棉兰华人需要知道谁是郁达夫?有作家问。这很重要吗?

马达族家园至上

环岛的路狭窄蜿蜒,许多地方只容一车通过,路上遇到骑电单车的游客。往往两三部电单车结伴而行,一路不断停下来拍照的我们,不停地和他们在同一个风景点相逢,彼此没开口,可嘴角的微笑和惊艳的眼神说明大家一起被美丽的大自然折服。青翠带黄金色的稻田,浓碧郁绿的热带植物,牛角屋顶的传统小屋,风格独特的教堂,充满民族特色的坟墓,甚至童年过后便不曾再见面的稻草人,时不时,错错落落在乡间浩瀚的田野里。

这里是多峇马达族的故乡。L为我们当客串导游解说。马达族人喜欢埋葬在自己的家园,格外重视教育的他们,大多受高深教育,且有许多在中央政府部门当高官,住在首都雅加达,然而,不论他们去到哪里,最后都一定选择魂归故里。

这时是午餐时间,山中半路的午饭体验,竟是在野地里一个小亭子野餐。主人L和S担心卫生问题,在棉兰来的路上先买了竹筒饭、加椰,早上叫酒店准备好炒米粉和炒饭,还有自备的罐装燕窝水和橙汁等等。没有桌子,亭子间几张无靠背的石椅,极之简陋,就这样捧着食物吃午餐。安静宁谧的环境,习习吹拂的凉风,开阔的湛蓝天空有白云陪伴,一望无际的苍翠原野连着碧绿的大湖,这家餐馆的名字就叫低调奢华。

弯曲崎岖的路,颠簸摇晃的车,坐在车里的高个子Y院长,头不时要撞上车顶板。忆起当时去峇厘岛,叫司机说可以走大路吗?感觉上一直在小路穿行,司机回答这就是大路呀。夏梦诗岛比峇厘岛更落后更原始。听了棉兰作家述说马达族群对家乡的尊敬和热爱,心里揣测,纵然有众多马达族人在政府部门当高官,但为了保有家乡原来的样貌,他们刻意不要发展旅游业。

在紧张匆忙的城市生活里,为了给身心灵短暂地歇息,人们到处寻觅一个节奏缓慢步伐悠闲的地方,当你来到优美而迷人的夏梦诗岛,静静地聆听每一个马达族人都会唱的《星星索》:“ 呜喂/风儿呀吹动我的船帆/船儿呀随微风荡漾/送我到日夜思念的地方/情郎呀我要和你见面/向你诉说心里的思念 / 当我还没来到你的面前/你千万要把我要记在心间/要等待着我呀/要耐心等着我呀/啊/情郎/我心像东方初升的红太阳/呜喂……”,细细品味,细细体会,才晓得这首歌,并非普通的男女两性情歌,而是唱给多峇湖,献给夏梦诗岛的。

环绕夏梦诗岛

环绕夏梦诗岛的旅游,最大的意外是半途中竟和电脑屏幕的背景风光相遇,大片的青葱稻田相连翠碧的湖水,再连接似近实远的天空,空中华丽绚艳的霞光,把白云染成熠熠的黄金。每天打开电脑,屏幕显现叫人心动的璀璨夺目画面,本以为可望不可及,原来,真正的风景竟在此地!

遇到美丽的景物,总要怀疑是在梦中,舍不得离开,舍不得醒来。L告诉我们,这里的风光很像巴东和巴爷公务,为了寻觅郁达夫的足迹,他特别去走了一趟。那是郁达夫在苏门答腊时,曾经居住过的两个西海岸小镇。

回到棉兰,会议在华联大厦礼堂召开,打开电脑,夏梦诗岛如诗如画的风光再度出现。我的发言解释了“为什么郁达夫?为什么棉兰?”有关郁达夫的生平,不必多加介绍。上海学者贾植芳说郁达夫“不仅是个人生态度严肃,对生活对艺术有着真诚的热情和追求的作家,也是对人民对祖国怀有无限热爱与忠诚,充满历史责任感,而又重视个人节操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我转述时强调其中一句“充满历史责任感”,赞赏棉兰作家实现为郁达夫开研讨会的承诺。当年郁达夫从新加坡逃到印尼,在巴爷公务潜居的日子,救了许多抗日志士,大多为当地华人,相信在救人的时候,他仅仅是志在救人,根本没有想过苏门答腊华人的回馈,然而,这一天,苏北华文作家和华社,开始了第一个郁达夫研讨会。

当晚留宿棉兰市区,隔天清晨,在鸟儿啁啾间醒来,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还在梦中。

(作者是马来西亚作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