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的石榴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这不期而遇的两个石榴,灼灼绚烂将我隐匿在记忆角落里的忘忧果故事召唤出来,那么长时间之后才晓得,“食莲者”的意思是贪图安逸、不负责任、浑噩度日的人,所以,奥德修斯的船员们吃的既非莲花、莲子,也不是莲藕,他们吃的是石榴呀!

家里意外来了两个色泽艳丽的石榴,我把它们搁在厨房窗口边桌上的水果篮子里,午后的阳光眷恋难舍游移在黄褐橙红相间的果皮上,是美丽令人产生幻觉吗?空气中充盈着香甜的味道。还未切开来吃,先上网搜索石榴资料,我要确认水果商说的“石榴又叫‘忘忧果’”。

印象中的“忘忧果”是跟莲有关系的。很久以前翻画册看到英国油画家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1891年的作品《奥德修斯离开“忘忧果之岛”》。那时我不晓得奥德修斯是史诗《奥德赛》的主角,听过他的名字是因为“特洛伊战争”。《木马屠城记》这部电影开了12岁的我的眼界,那样年少的我很难忘记“木马计”。希腊联军攻打特洛伊,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献计打造一匹大木马,马腹内藏着伏兵。特洛伊人把木马拖进城里,木马里的伏兵与城外的希腊联军里应外合攻破特洛伊,结束拖了10年的战争。每一年到外婆家,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电影院度过,因为小山城没有其他娱乐;那次带着满心仰慕“奥德修斯真是英雄呀”,恋恋不舍离开小而旧的山城电影院。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