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后散志

订户
蒲公英绒绒千拱组织的丝毛种子球。(互联网)
蒲公英绒绒千拱组织的丝毛种子球。(互联网)

字体大小:

面对椰菜花果球和蒲公英种子球,暗暗潜伏在第八识的印象,突然就这么反扑过来。是初期惶惶人心烙印的瘟疫后遗症?显然病毒的危害依旧在。还需要多少时光的洗涤,我才能彻底淡忘呢?

初春,摘下蒲公英绒绒千拱组织的丝毛种子球,拈执指间,对着光欣赏绒球背光的光丝缘。一时闪入脑海中的,是电视上看过的冠状病毒图像的叠影。像那个下午做咖喱菜,切去所有椰菜花的抱叶,持着刀,对着紧密交错得滴水不穿的椰菜花果,想以最少的切口伤害来保留剩余的椰菜花。在观察该切哪一处时,注视整个撑得比绳子捆绑还要坚固的硬花团,竟然联想到媒体美术工作者制作的病毒图像。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