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将芜胡不归

订户

字体大小:

“田园将芜胡不归”?田园快要荒芜了,怎么还不回去?陶渊明这样问道。问谁呢?问自己。于是,当了80多天彭泽县令的41岁的他,当天便把前来巡视的督邮大人晾在一边——倒是没像张飞那样把督邮绑在树上抽一顿柳条棍——毅然挂冠而去:俺不跟你玩了!不就五斗米吗?不就七品芝麻官吗?

而今,陶渊明开始问我们了:田园将芜胡不归?是啊,胡不归?有的村子十室九空,田园一片荒芜。我们该如何回答陶公呢?前不久一位相当有名的“三农”专家回答了:城里人归乡下乡将是大势所趋。因为许多城里人厌倦了城市喧闹紧张的生活,开始想往农家小院、田园风光:大黄狗、老母鸡、石板路、木棂窗、花草拥径、瓜果飘香……宁静、从容、安详。一句话,有助于身心健康。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