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船,我要你忘了我——忘不了的夏丹

白先勇(左)与夏丹情如兄妹。
白先勇(左)与夏丹情如兄妹。

字体大小:

《小白船》原名《半月》,出自朝鲜童谣,1924年由朝鲜尹克荣作词曲,1951年由金铁男与金正平父子译为中文,由刘韵与夏丹主唱,散播全世界华人地区。

夏丹也唱红《我要你忘了我》,留下时代的声音。

 

谁的童年没有小白船,在嘴里,在心上?

这首耳熟能详的童谣,不着一字描绘月亮,童心一抹柔和月影,稚子内心宁静美好。

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船上有棵桂花树,白兔在游玩。

桨儿桨儿看不见,船上也没帆,飘呀飘呀飘向西天。

渡过那条银河水,走向云彩国,走过那个云彩国,再向哪儿去。

在那遥远的地方,闪着金光,晨星是灯塔,照呀照得亮。

《小白船》深受民间喜爱,原名《半月》,出自朝鲜童谣,1924年由朝鲜尹克荣作词曲,被誉为“东方圣歌”;1951年由金铁男与金正平父子译为中文,由刘韵与夏丹主唱,散播全世界华人地区。

小白船伴着这一代人长大,谁能忘得了?

老歌旧梦会知音

2019年11月16日,笔者赴吉隆坡出席一场怀旧金曲慈善音乐会“陪老歌去旅行”,晚宴响起熟悉旋律,《我要你忘了我》唤起旧梦,歌者是谁?

夏丹,名字蕴涵文艺气息!歌迷没忘记她,夏丹深受感动。隔日下午,她到旧曲知音联谊会围坐交流,侃侃道出人生故事,在口琴伴奏下与歌迷合唱。灌录唱片数十年后,再唱小白船,她没忘词。夏丹送笔者甫出炉的《夏丹——我要你忘了我》CD专辑。

三朵花享誉香港歌坛

遗珠重现,唱片公司为夏丹出版两张唱片,收录24首歌。昔日之声经科技修复,原声重现,保留时代好声音。

香港1970年代歌坛三朵花——华娃(左起)、夏丹与刘韵。

刘家二姐夏丹、三妹刘韵、小妹华娃,三朵花享誉上世纪香港时代曲歌坛。“小调歌后”刘韵在百代唱片灌录无数经典歌曲,《姑娘十八一朵花》《知道不知道》《加多一点点》《九个郎》《有一个傻姑娘》等,脍炙人口。华娃受家传基因也喜欢唱歌,为电视片集《董小宛》《惜别》《盼郎归》等唱主题曲;与音乐才子黄霑婚后生育三子女,婚姻失败后移民加拿大,收学生教唱歌,独自抚养儿女成人。

夏丹才华横溢,喜欢中国文学、诗词、古文,不仅声美歌甜,擅长写词,有李厚襄作曲的《女人世界》,吴迺珑作曲的《湖畔小唱》《相思曲》《等郎归》《我俩手牵手》。流行一时的《我一见你就笑》,是她比较喜欢的一首歌词,冼华作曲,蓓蕾主唱。夏丹奉著名作曲家姚敏为恩师,也与李厚襄、候湘、梅翁(姚敏)、吴迺珑等合作多首歌曲。

与白先勇二哥传恋情

夏丹和白先勇二哥白先德曾有一段刻骨铭心情愫。

白先勇印象中,“夏丹台风优雅,嗓音柔美,擅长抒情慢调,很有大歌星的派头。”白序文《一曲难忘》副题——“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着墨白家与夏丹深厚交谊。

夏丹本名刘桂华,父亲刘杰武将军,白父白崇禧将军一级上将,两家人家庭背景相似,同样在1949年后从中国大陆移居香港。

夏丹和白先勇二哥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情愫,至死不渝。“白先勇是我敬重钦佩的人!这张唱片是献给我敬爱的二哥,白先德先生。先德二哥是一位热爱怀旧歌曲的人。市面上流行的歌曲,他几乎都会唱而且唱得非常好,记得六七十年代,我在台北的华国饭店夜总会万岁厅主唱演出时,二哥常来听我的歌。白先德二哥对我非常好,情如手足。到哪里都把我带在身边,尝遍了台北的美酒佳肴,看尽了台北的五光十色。”

夏丹在台北夜总会驻唱,白先德夜夜捧场,散场后还到“陶然亭”钢琴酒吧继续点歌唱歌直到打烊。白先德一生的事业与感情并不都尽如人意,有一年圣诞夜出了大车祸,对他身心打击巨大。“大概只有在国宾陶然亭,在朦胧的灯光下,在歌声琴韵中,他暂时避开了一直纠缠他的‘心魔’。他在陶然亭与夏丹一同尽情唱歌的时候,先德完全恢复了他年少时,那个无忧无虑热爱唱歌的自己,那一刻他陶然忘我,沉醉在夏丹和他自己的歌声中,他是快乐的。”白先勇追忆花样年华的夏丹与三十出头、翩翩佳少二哥白先德的“歌缘”,荡气回肠,读来令人低回感叹。

诉说古老苍凉的故事

夏丹回到香港,不多久就结婚,从此退出歌坛,销声匿迹,后来移民美国。

2017年白先勇在香港开《红楼梦》讲座,两人方才重逢。听说先德已于2004年逝世,白先勇说:“夏丹在电话里就哭了起来,而且哭得伤心,她抽泣着说她希望能到台北来,到先德墓上走一趟。”

隔月,夏丹到台北,白先勇领她到六张犁回教公墓白家“白榕荫堂”献花。白先德生前是土木工程师,以回教方式设计建筑此家庭墓园。夏丹在他墓前喃喃轻声倾诉起来。“她有许多心里话要讲给她的知音听,夏丹与先德的歌缘她一直没有忘怀……我觉得夏丹不是在唱歌,她是在用最美的声音在诉说一则古老苍凉的故事。”

你不要怨我,不要恨我,也不要问我为什么,无奈何,无奈何,我要你忘了我。

夏日丹阳,情意绵长,天下知音,谁能忘得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