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厘岛的魔法树——阿加族的露天殡葬习俗

头盖骨和残骸散置四处。(尤今摄)
头盖骨和残骸散置四处。(尤今摄)

字体大小:

印度尼西亚峇厘岛阿加族有个别开生面的露天葬礼,墓地有棵魔法树,常年散发着幽香,消弭所有的尸臭,整个墓地氤氲着树木呼出的新鲜空气。

这天早上的阳光出奇的温柔,带着一点微薄的甜味,像一层蜂蜜般涂抹在湖面上;讳莫如深的巴图尔火山湖(Lake Batur),因而显出几分妩媚。

身于优美的景致里,我的心情却是百味麇集的——在忐忑、紧张、好奇中,又有几分胆怯。

特伦扬村的田园风光。(尤今摄)

此行,是要到特伦扬村(Truyan Village)去看一棵遐迩闻名的魔法树,见识峇厘岛阿加族(Aga)别开生面的露天葬礼。

在特伦扬村土生土长的延素。(尤今摄)

关于阿加族的殡葬习俗,坊间有很多不同的传说,为了取得正确的信息,我们在网上找了一个在特伦扬村土生土长的导游延素(Yan Su),由他领着我们去看那匪夷所思的魔法树墓地。

32岁的延素以村人的身份充当导游,带领游客去看那神秘莫测的魔法树墓地。

他逸兴遄飞地说:“这墓地不是古老的遗迹;那棵魔法树更不是子虚乌有的传说。我在特伦扬村出生、成长,我去世的亲人都葬在这个墓地里,迄今殡葬仪式仍然以同样的方式进行,魔法树也依然与我们一起呼吸、生活,可以说是一个令人眼界大开的地方!”

一棵有魔法的树

峇厘岛上的魔法树。(尤今摄)

我们由峇厘岛内陆城镇乌布(Ubud)出发,车子沿着崎岖弯曲的山路慢慢地行驶,一个半小时之后,抵达了拥有千多年历史的古村特伦扬。村民3000余人,以捕鱼和农耕(种植大葱,辣椒、蔬菜)为生,多年来安静地过着不受外界干扰的生活。然而,自从魔法树的名声不胫而走后,陆续有游客踏入这块不为人知的人间乐土。

峇厘岛约87%居民笃信印度教,尽管信仰相同,然而,每个不同的族群在处理红白事时,采用的仪式和方式都不尽相同。比方说,特伦扬村阿加人特异的殡葬习俗,便是他们独有的。

阿加人是峇厘岛最古老的居民之一,特伦扬墓地的存在,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911年;远祖流传下来的殡葬仪式,就围绕着那棵神奇的魔法树进行。

葬礼和树木,原本是风牛马毫不相及的,关键在于这不是一棵普通的树,它有魔法,因此,它主宰特伦扬村人的殡葬仪式。

幽香消弭尸臭

特伦扬墓地坐落于巴图尔火山湖畔,被陡峭而茂密的山坡密密遮蔽着,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我们在特伦扬村乘搭小船前往, 船程大约15分钟。

独木舟是村民的交通工具。(尤今摄)

延素说,特伦扬村中有人死亡后,村民会用独木舟将死者运到墓地来,放置在露天的地方,任其自然腐化。按照常理来说,尸臭必然会漫天弥漫,蛆虫也势必会满地乱爬,然而,墓地里有一棵树龄不详的参天巨树,常年散发着幽香,把所有的尸臭都消弭,整个墓地氤氲着树木呼出的新鲜空气。延素透露,有时,家属要为死者的葬礼选个吉利的日子,或者,需要一点时间为葬礼筹集费用,遗体必须存放在家里一小段时间,结果不出几天便掩不住尸臭,必须使用甲醛加以抑制。奇怪的是,只要将遗体运往魔法树旁,不管放多久,一丁点儿臭味也没有!说着,延素补充一则趣闻:“听说在甲醛尚未发明以前,村民是以奏乐来驱赶臭味的。当然,那是徒劳无功的!”

延素说,当地人称这树为Taru Menyan,也有人把它叫作魔法树(Magic Tree)或是芬芳树(Fragrant Tree)。整个村子,仅此一棵。不可思议的是,许多人曾经尝试另行栽种,但是,同样的气候、土壤,却无论如何也种不活!

我好奇地问:“它结果子吗?”

“结呀!”延素点头如捣蒜:“它的果实像杏子般黄灿灿的,如滚圆的樱桃。由于这是圣树,没人敢摘来吃;可鸟儿非常喜欢,时常啄食,果味想必相当甜美吧!”

葬放魔术树旁的条件

我问,村中是不是有家属不愿为死者在魔法树旁举行露天葬礼?

一闻此言,延素像听到天下奇闻般睁大双眸:“能葬在魔法树旁是天大的荣耀啊!你也许不知道,不是人人都能享有这种荣耀的!”他口沫横飞地说:“任何人想要葬放魔术树旁边,必需有三大条件:一、已婚,二、自然死亡,三、遗体没有任何的伤口。那些未婚、因病逝世、意外丧生或身有伤口的死者,早夭的孩童,都得在其他地方土葬。”顿了顿,他又透露:“就在25天以前,我的祖母享尽天年而逝,82岁。我和亲人一起把她送来这儿举行露天葬礼。”

我继续问:“葬礼过后,你们会定时前来祭拜吗?”

“不,亲属把遗体放在魔法树旁之后,便永远不会再前去祭拜。”延素娓娓解释:“村人相信,人死后,灵魂会离开肉体,尸体只不过是一具皮囊罢了;所以,大家只会在心里永远地悼念,或者在家遥祭。”

凡是符合露天葬礼三大条件者,家属选择吉利的日子后,便用席子将遗体密密包裹着,用小船运来这儿。解开席子后,用圣水净身、诵经,把遗体在魔法树旁安置妥当,用一个呈棱柱状的竹制框架罩在遗体上面,防止丛林里的动物啃食尸身。有者担心遗体遭受暴风雨的摧残,还会贴心地在竹制框架上撑起一把挡风遮雨的大伞呢!

尸体近在眼前

由于特伦扬村坐落于巴图尔活火山附近,旁边就是波涛汹涌的火山口湖,村民长年受到“火与水”的双重威胁,有人言之凿凿地指出,村民不敢为死者举行火葬,是担心会激怒近在咫尺的活火山引致爆发。延素指出,这是无稽之谈,散布于火山周遭的其他村庄,村民都选择火葬作为殡葬方式,然而,巴图尔活火山在1999年3月至2000年6月间有过喷发记录后,迄今已经20多年,仍然安安静静地躺着。

依山傍水的特伦扬墓地就在眼前,我觉得心跳声蓦然放大几十倍,“突突突”“突突突”,连天上的鸟儿都听到。

攀上短短几个梯阶,那棵高达十几米的参天魔法树,就耸立于墓地的入口处,粗大的树根,盘根错节地延伸各处,像忠心耿耿地守护着墓地的魁梧壮汉。魔法树旁边平平地放置着11具尸体。尸体近在眼前,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空气里居然氤氲着一股混合着清香与甜香的独特气息!一直觉得,魔法树的神奇,可能是被村民渲染夸大,然而,此刻我在现场所见,所“嗅”的一切,果然如此。魔法树能吸纳尸臭,没有任何的科学根据,然而,确实如此。

骨骸散落魔法树周遭

根据规定,魔法树旁边至多只能放置11具尸体,因为11这个数字在印度教里含有深邃的意义。所以,当第12具尸体运来时,村民便会将魔法树旁存放了最久的那具遗骸移走,腾出位子。这些被移开的头盖骨和其他骨骸,就堆叠和散落于魔法树周遭。

我注意到,许多东西如雨伞、碗碟、拖鞋、衣服、铜钱、饰物等等,就覆盖在尸体上面或在四周的泥地上堆积如山,看起来凌乱而又邋遢。

“那些东西都是死者家属带来的陪葬品。尸体能够自然分化,可是物品不能。根据风俗,任何的陪葬品都不能加以销毁或者移走,当然,更不会有任何人敢偷取这里任何的东西。常年累月堆积的陪葬品,已经成了污染环境的一大隐忧。这个问题急待解决,却又无从解决。”延素忧心忡忡地说。

最为奇怪的是,这个露天放置着尸体和残骸的地方,全然没有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森诡谲,更没有刺鼻的腐臭气息,像一个个在人生旅程打上句号的人,了无遗憾地回返“老家”,一切都显得如此理所当然,看在眼里,当然也就变得心安理得。整个墓地,安静、宁静;就连排放于四处的那些骷髅骨,都显得很安宁。静谧中,只传来了蝉儿韵味悠长的鸣叫,鸟儿不谙世事的啁啾,还有,蚂蚁不绝如缕的呼吸声……

坐在回程的小舟里,特伦扬墓地在我视线里由大而小,由小而更小、小,直至隐没不见。

在特伦扬墓地,死亡不会引起亲人撕心裂肺的悲嚎和痛苦,那种超乎寻常的平静,提醒大家,死亡是人生旅程的终点,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每一个人都逃避不了;它是人生的必然,无须避忌,也无足畏惧。鉴于此,生者把每一天过好,才是重要的。

珍惜当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