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一瓶永远倒不尽的牛奶 兼写“新蕾奖”20周年纪念

订户

字体大小:

作者旅游越南古镇会安,遇上一位因越战“橙剂”(化学药剂)残存,隔代遗传的受害者,她生活积极,令人感佩。作者由此引出文学阅读,艺术欣赏,不时给人交换生命的感觉。

今年8月初,我和家人趁着冠病疫情稍缓,飞到越南中部古镇会安旅游。会安在越南史上,为中国南方各个籍贯华族最早聚居的城市。福建会馆、潮州会馆、琼府会馆、广肇会馆和中华会馆等犹在。秋盆河上,夜晚船艇灯笼,水上放灯,琳琅璀璨,沿岸夜市喧嚣,坐矮凳子喝饮咖啡,广场间中,传统的越音演出,真是久违的舒心之闲。老房子几乎一律变身商铺,忽见一间立面深黄的会馆,木门紧闭,匾额上书“潘祠堂”,墨字庄重,左右悬挂红灯笼,两侧横条木窗前,各停一辆脚踏车,这是两三公里河岸闹中最静谧的一小间段,我这潘裔子孙,赶紧照张照片留念。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