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照今尘

岛国组屋越建越高,天空被撕得支离破碎,要赏月还需去到空旷处。(作者提供,吴木贵摄)
岛国组屋越建越高,天空被撕得支离破碎,要赏月还需去到空旷处。(作者提供,吴木贵摄)

字体大小:

本地写作人

小孩都喜欢中秋节,倒不是因为吃月饼,而是可以和邻里的孩子们提着灯笼一个接一个像游龙似的,在红毛丹园里兜来转去,边走边唱歌、嬉闹,其乐无穷。

一部春秋史,千年孤臣泪……黄河水不停,江山依旧 人事已非,只剩古月照今尘……

《古月照今尘》,一首词曲优美、动听的歌,唱来娓娓动人。

古往今来,天上永远是那轮月亮,没有替身。无论朔望,月圆月缺。因为地球和太阳的运转方位改变,让它展现了由亏变盈,又由盈转亏的循环,月亮于是如弯刀、像小船、似银盘……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

《记承天寺夜游》是宋代文学家苏轼的散文。文章对月夜景色作了美妙描绘,记录了作者被贬黄州的一则生活片段,也体现了他与张怀民的深厚友谊与对知音甚少的无限感慨,同时表达了他壮志难酬的苦闷及自我排遣,表现了他旷达乐观的人生态度。全文情感真挚,言简意丰。银色的月光从天际洒下来,月光融融,承天寺庭中月色如清水般澄净明亮,水中水草交横,原来是竹子和柏树的影子,两个知心好友在月下漫步谈心……文章情景交融,感情丰沛,美文流传至今,情景依然优美。

乡居旧时月

1960年代,岛国几乎不见高楼组屋,乡居处处。没有街灯,只要是月圆之夜,天上月光就是天然街灯,无需灯柱,不管你住东部还是西部,她总是高挂天上,照亮了你我的回家之路。

没有电视的年代,除了听广播,看街戏和去露天戏院看电影是仅有的娱乐。妈妈与邻里阿嫂相约看电影,我总爱跟着去。戏院散场,一伙人一起搭巴士回家,到最后总要分道扬镳,踏上各自回家的路。小径旁茅草凄凄,及人高的茅草带着白色的茅草花在晚风中如波浪般起伏,沙沙作响,胆小如鼠的我屏住呼吸,紧紧拉着妈妈的衣角。月圆之夜,月光照在星果木的大叶子上,反射着冷冷的银光。树影绰绰,忽然发出蟋蟋沙沙声响,忍不住加快步伐,小手把妈妈的衣角拉得更紧。小径旁没有民居,只有铁丝篱笆网围住的果园和猪寮。回家前要先经过一家猪农,那家人的大女儿是个勤劳的姑娘,捞浮萍、斩浮萍、煮浮萍这些粗重的养猪活儿都是她在做。浮萍斩碎了倒进大灶上的大锅里煮,煮时还必须不时双手握着如船桨似的大木勺翻匀浮萍。很不幸地,一次的失衡,整个人倒栽进大锅里,云英未嫁的少女就这样命丧热腾腾的浮萍锅里,被发现时已经香消玉殒。

漆黑的夜色下走在小路上,隔着攀满野草的篱笆网,只听到猪群在猪寮里唧唧哼哼地叫着。曾听到村民说半夜回家,月光下看到有个少女在冲猪凉,一般是午间天气热才要从水池里打水为猪冲凉,夜晚为何要为猪冲凉呢?言者绘声绘影,听得我毛骨悚然,从此,每回夜里经过那里,整颗心就提到嗓子眼,小手几乎要把妈妈的衣角扯下来了!

现在想起来,我胆子小,妈妈的胆子应该也大不了多少,乡居旧时月,我们或许是依傍着互相壮胆走回家的。

月到中秋分外明。童年的中秋节是美好的,那时妈妈还年轻,她在庭院里摆了桌子,供了月饼、月糕、菱角、小芋头、手巾、金凤粉、双妹牌花露水,各种胭脂水粉来“拜月娘”。这些供品非一般,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当然,小孩都喜欢中秋节,倒不是因为吃月饼,而是可以和邻里的孩子们提着灯笼一个接一个像游龙似的,在红毛丹园里兜来转去,边走边唱歌、嬉闹,其乐无穷。

读书识字后看了嫦娥奔月和吴刚砍桂树的故事,坐在月下抬头望着月亮里的阴影,想象着嫦娥抱着玉兔俯望人间,满是孤寂……

中秋有时逢月食,大人就说:“糟了!那是天狗吃月亮!”进入科学时代,知道这不是真的。可是古代神话却给我们留下了美丽的童话,让我们的童年添加童趣。

中学时代,从岛国西部乡村搬到北部乡野,回家那条红泥路还是没有路灯。夜归,天黑地暗,听左邻右舍讲多了,怕色狼;鬼故事爱听又怕听,也怕鬼,尤其是残月挂天上,半明半昧的月光照在香蕉树丛上,树叶晃动,忽明忽暗,沙沙声响,加上丰富的想象力,心里七上八下。夜归时,最期待的是圆月高挂。月光融融,大地一片光明,仿佛一切魑魅魍魉也不敢现身了。下了巴士,骑着铁马顶着一轮明月回家,心情畅快得想哼起歌儿来,只是想到恶狗闻声会冲出来,就不敢作声了。

谱写浪漫情事

阳光酷热,骄阳下总令人难受,只想躲到树荫下乘凉;月光柔美,圆月下氛围静好,往往谱写出浪漫情事。这首元夜恋旧的《生查子·元夕》是欧阳修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词人回忆从前的爱情,充满希望与幸福。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成为回忆,笔锋一转,时光飞逝如电,转眼到了“今年元夜时”,把主人公的情思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词人于人潮涌动中无处寻觅佳人芳踪,心情沮丧,辛酸无奈之泪打湿了自己的衣襟。古人如此,今人亦然,世间总有太多的伤感和遗憾。

一次,月圆之夜,望着夜空银盘,想起儿时月,忍不住赞叹:“今晚的月亮真美啊!”群里有学问的人立刻投来了暧昧眼神,我只感觉莫名其妙,后知后觉的我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句话还是有典故的。在日本文学史上有一段流传已久的关于表达爱情的故事,夏目漱石还在学校担任英语教师时,曾提出一个翻译课题,要求学生把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口的“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有人按字面翻译为“我爱你”,也有人说“最喜欢你”,但都不尽人意。夏目漱石认为此时应当意译而非直译,他说:“日本人怎么可能讲这样的话呢?只要讲‘今晚的月色真美’就足够了。”他这么翻译,体现的是东方文学特有的含蓄和浪漫——因为有你在身边,今夜的月色就变得格外美丽……

闲人赏月

随着岛国城市化,组屋林立,照明灯处处,即使三更半夜回家也不担心。组屋越建越高,从10层、25层,再到40层,天空被撕得支离破碎,要赏月还需去到空旷处。

人们常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去年中秋十六,傍晚归来走到楼下,皓月当空,月亮的光华把旁边的云朵也染成七彩了,脑海里响起了小时候电台常常播出的华乐曲《彩云追月》的旋律。打电话告诉邻居知心好友,她兴致勃勃地下楼来,我们索性坐在空地上赏月。身边偶尔有匆匆赶回家的居民,可是不见有人停下脚步抬头望一下月儿。真是“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回到家里,看电视的依旧,划手机的也没把头抬起来……

(本文小标为编者所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