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别

订户

字体大小:

他日,再度进入温泉酒店安静美好的日式房间中,重温一遍绘声绘色的《惜别》,不厌其烦致谢:没有这部小说,周君微妙心理,藤野先生厚朴心怀,还真是一知半解哪。

每一本书看完之际,最后又是怎样被合上的呢?《惜别》这一本,不禁轻轻说道:“有这部小说太好了。谢谢作者。”太宰治大名如雷贯耳,颓废、多情、离经叛道,多番自杀不遂终于投水迎向死神,并不容易理解,而《惜别》写鲁迅仙台学医的经历,多么亲切。昔日到访过的宫城县仙台市和松岛,福井县芦原市,看过的文献展品,拍下的每张照片,瞬间,重新焕发生机似的。兼且,《惜别》,“书中有书”,十分别致。《惜别》这一面镜子,同时与多面镜子重重映照——鲁迅《呐喊·自序》(1922)、《藤野先生》(1926,收于《朝花夕拾》)、《摩罗诗力说》(1907,收于《坟》),以及藤野严九郎《谨忆周树人先生》(1937,通译《谨忆周树人君》,原题“谨んで周树人样を忆ふ”,似宜作“先生”)——通过这样的阅读观照,似可得到更加清晰生动的镜像。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