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庆年与林氏大宗祠九龙堂

林庆年1954年6月29日在林谋盛烈士纪念塔揭幕典礼上发言。(林谋盛家族提供)
林庆年1954年6月29日在林谋盛烈士纪念塔揭幕典礼上发言。(林谋盛家族提供)

字体大小:

林庆年南来新加坡时已是茶商世家第四代。林庆年受家族委派在南洋拓展商务,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因其学识渊博,热心公益事业,迅速崛起成为华社领袖。

林氏大宗祠九龙堂牌位清晰显示,林庆年在家族中的地位,与三叔、四叔同为林金泰茶庄主人的承继关系。

原籍安溪罗岩的林庆年(1893-1968)对于本地华社贡献良多,曾被推举为国民大会的南洋华侨四代表之一、侨委会副委员长,是备受尊敬的闽籍侨领。

林庆年在担任中华总商会会长期间,致力推广国货,领导南洋华侨筹赈救灾抗日;在担任福建会馆教育科主任时,促使华校采用国语教学,举办联合会考确保教学质量。历任林氏大宗祠九龙堂(血缘)、安溪会馆(地缘)、茶商公会(业缘)等机构的主席(会长),也是南洋大学执行委员、南洋女中校董会主席、华侨中学等多家华校董事。

目前有关林庆年的研究鲜少论及其家族世系,本文通过分析九龙堂供奉的安溪罗岩林氏牌位,澄清其家族南来谱系,与抗日英雄林谋盛的情谊,以及他的家族与民族观念。

南来的林金泰茶庄

与许多白手起家的第一代华商不同,林庆年南来新加坡时已是茶商世家第四代。1926年2月3日,林金泰茶庄主人林诗国,偕弟弟林赋国与侄儿林庆年,宣布在吉隆坡谐街门牌79号开设分行。年富力强的林庆年受家族委派在南洋拓展商务,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因其学识渊博,热心公益事业,迅速崛起成为华社领袖。

林庆年南来新加坡的具体日期尚不明了,1926年7月17日他的名字出现在《南洋商报》刊发的安溪公立珊屏平民小学校募捐名单上,推测已来到新加坡筹办分行。1927年6月20日,林金泰茶庄在源顺街242号设立分行,兼营汇兑银信业务。同年12月15日,林庆年的名字出现在九龙堂董事名单上,次年成为15位创会董事之一,代表家族以“林金泰”之名捐款2000元,是位列第八位的重要捐款人。1929年间林庆年在本地参与的社会活动,显示出与九龙堂闽籍创会董事之间的密切联系,例如,支持南洋工商补习学校,参与厦门闽侨日报社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办等。

牌位中的家族谱系

1959年4月30日九龙堂春祭祭祀合影,前排左四为林庆年。(林氏大宗祠九龙堂提供)

九龙堂前堂有17尊牌位的祖籍地标识注为“安溪县罗岩乡”,涉及跨越五代的人物达115位,显示安溪罗岩林氏南来星洲的谱系。中龛中供奉有三尊林金泰茶庄关键人物的牌位,分别是林宏德与高夫人的神主牌,林霁峰与两位夫人(黄温俭、英枝)的神位,林庆年与两位夫人(张旋娘、黄励勤)的神主牌。林宏德是林金泰茶庄的创始人,奉祀人为霁峰、云峰、霞峰;林霁峰是林宏德长子(族名化鹏),奉祀人为国局、国阵、国诰、国品、国伍、国璧等六子;林庆年是国局(字书国)次子,其奉祀人为文渊、文洞、文奉、文炯、文瀚。

将九龙堂林庆年家族的牌位信息与安溪罗岩林氏族谱加以比对,有助于梳理其谱系传承,特别是南来星洲的支系。林宏德(字章括)为安溪罗岩林氏17世,育有长子化鹏(字资俊)、次子化龙(字资爵)、三子化鲤(字资质),三人在九龙堂牌位中的名字分别是霁峰、云峰、霞峰,是他们的社交常用名。然而,九龙堂牌位中林霁峰的六位儿子中有三位的名字采族名而非社交使用的字,包括长子国局族名邦桢,字书国;三子国诰族名中桢,字诗国;四子国诰族名国桢,字赋国。三兄弟以他们的字被尊为林金泰茶庄主人,推测为同母所生。林书国壮年辞世,育有长子大年(字少周)、次子庆年(字少颖),林大年育有长子文治、次子文藻、三子文礼、四子文鸿、五子文泉、六子文彬。

九龙堂牌位清晰显示林庆年在家族中的地位,与三叔诗国、四叔赋国同为林金泰茶庄主人的承继关系。1936年5月29日,到访新加坡的林诗国猝然离世,享年65岁,于6月1日在林庆年的主持下出殡,“权厝于福建塚架啡山之原”。林赋国长期在厦门主持家族事务,于1950年在鼓浪屿去世,高寿92岁。

家族与民族的关系

林玉明与白毓珍在九龙堂的婚礼合影。后排左一林谋盛,左二林炯轩,左三林庆年。(林炯轩家族提供)

血缘宗亲的互助是华侨社会网络基础。初抵新加坡的林庆年即代表家族参与九龙堂创办,与宗亲建立深厚情谊。他与林路家族过往甚密,尤其其四子炯轩与11子谋盛。约在1933年,林炯轩在九龙堂为次子玉明与安溪籍白毓珍举办婚礼,林庆年与林谋盛出现在合影中,两人先后担任福建会馆教育科主任,为提升本地华侨教育贡献良多,1942年初乘坐同一艘船逃离星洲,辗转前往重庆任职于国民政府。

二战后林庆年返回新加坡,担任林谋盛烈士纪念委员会主任,与庄惠泉等战友筹款兴建烈士墓与纪念塔,历时八年终达成。1954年6月29日在纪念塔揭幕仪式上,林庆年致词缅怀林谋盛的一生:“林少将是在中国出世的,当他还是儿童的时候,就来到此地,他在新嘉坡的商场以及政坛上都树立了声誉,他为他自己所选择的邦土而战斗,他更为马来亚的自由而牺牲他的性命。”

林庆年对于社会民生的关注与超群的领导力,归功于与生俱来的天赋,也得益于家族的世系传承,包括宗乡团体的支持,使其能够以极短的时间在新马华社脱颖而出。林庆年对于九龙堂的忠诚,源自他对于家族与民族的理解,林金泰茶庄得以传承五代得益于家族的凝聚力。1947年5月25日在九龙堂庆贺其荣膺侨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庆祝会上,林庆年曾言:“庆年与诸位伯叔兄弟同为一家族,夫家族为一小型,民族乃一大型,欲求民族之强盛,必由家族始,盖每个家族集中意志,即能发挥全民族之力量,同时每个家族亦应有其抱负,盖有抱负之精神,自必能更发扬光大之。”

林庆年自南来之日便与九龙堂接下深厚情谊,不仅将家族成员的牌位供奉于此,也成为该机构的领袖,特别是在二战后,这位年轻的创会董事已成为德高望重的宗长,他担任会长多年,1958年成为荣誉会长,担任该堂春祭和冬祭的主祀至其辞世。林庆年的睿智与虔诚引领九龙堂走过20世纪中期马来亚动荡不安的岁月,是该机构二战后转型的关键人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