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长夏之诗》有感

订户
陈志锐诗集《长夏之诗》。(作者提供)
陈志锐诗集《长夏之诗》。(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是最广为人知,也是我记得最牢的新月派诗人徐志摩的一首新诗。

康桥在英国,距离香港有多远?这对一个从没有坐过飞机的我来说,肯定是遥不可及的。但想不到多年以后,大学二年级的春节假期里,我竟然壮起了胆子,独自一人背上背包飞抵英伦,并在某日的一个清晨早起前去剑桥。那时已是初春,大地早已绿成一片,古木枝头也染满了春色。我坐在长椅上,四下无人,安静得很,只偶闻几声清脆的鸟语,时间在这里儿好像都静止了,一切的景物,一切的建筑大抵一如百多年前的古雅迷人。在康河的柔波里,似乎依旧还看得见诗人昔日的水草在招摇,水声依旧盈盈在耳!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