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纷史探

“跟着”许云樵探寻远古人类踪迹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玲珑谷森林里有多个宽敞平坦的洞穴,不过地上湿滑,必须提防水蛭。(作者提供)
玲珑谷森林里有多个宽敞平坦的洞穴,不过地上湿滑,必须提防水蛭。(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东南亚研究泰斗许云樵的《马来亚丛谈》,开拓了本文作者学生时代对古代马来半岛与世界接轨的认识。作者和同伴到马来西亚霹雳州玲珑谷,跟着书本一探许云樵笔下远古人类的生活遗迹。

昔日先父从中国南渡,只会讲粤语和乡下话。新加坡自治时期,他上夜校进修“第二语文”,讲得一口流利的马来话。多懂得一种语言,自然打开另一面视窗,长周末跟同事到联邦游玩,对马来亚的风土民情兴趣盎然。

先父的“马来亚意识”源自许云樵。1960年8月开始的每个星期三,许云樵在广播电台主讲共40期15分钟的“马来亚丛谈”。青年书局收录许云樵的讲稿,出版《亚非丛书:马来亚丛谈》,成为先父给我们讲故事的题材。书中一些关于马来亚原住民的事迹,改写后收录在小学历史教科书里,开拓我学生时代对古代马来半岛与世界接轨的认识。

跨越时空的世界遗产《马来亚丛谈》第一讲谈到1938年霹雳河上游的玲珑谷(Lenggong Valley)出土旧石器,带领我们进入人类老祖宗和原住民的探索。追溯起来,7万多年前印度尼西亚多峇湖火山爆发,火山灰掩盖整个南亚。气候好转后,非洲史前人类再度走出非洲,抵达欧亚大陆、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印度。他们来到马来亚,沿着陆桥续程澳大利亚。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