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远:雄心消退之后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克拉克的铜像。“Boys, Be Ambitious”,他脚下的基座上,刻着这一句话。(作者提供)
克拉克的铜像。“Boys, Be Ambitious”,他脚下的基座上,刻着这一句话。(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就是在这个演说中,他鼓励这些聚在札幌的年轻人,不过,他演说的全文,经常被忽略,他期望青年们雄心勃勃的追求知识,提高人类福祉。所有人都记住了be ambitious,口号指向不明,却更激动人心。

终于,我看到了克拉克的铜像。

出租车驶出市区,一切日渐稀疏。汽车行,滑雪装备店,似乎无人光顾的旅馆,以及常会出现的王将饺子。我总记得其中的回锅肉与豆芽炒猪肝,一种变形的乡愁滋味。

消瘦的克拉克,脸颊凹陷,系领结,礼服修身、敞开,右手挥出,指向远方。“Boys, Be Ambitious”,他脚下的基座上,刻着这一句话。在日本,人人知道这句话,它出现在报纸专栏里、电视谈话里,家长对孩子的训斥里,商品广告中,我最初的印象则来自一则MV。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