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原:赠书的目的与心情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今年1月,陈平原夫妇(前排)应邀参访陈慈黉第五代孙陈克湛的天猛公基金会。后排右为陈克湛。(作者提供)
今年1月,陈平原夫妇(前排)应邀参访陈慈黉第五代孙陈克湛的天猛公基金会。后排右为陈克湛。(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以前是过番与侨批,现在则是求学或经商,无数潮汕人竖起脊梁,打起精神,放开脚步,走遍全世界。即便已在外落地生根,很多人依然记挂潮汕,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回馈家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今年1月,现代中国历史最悠久且声名最显赫的商务印书馆推出了24卷本《陈平原文集》,这对我来说,当然是极大的荣誉与鼓励。花了两年半时间,将已刊几十种图书重新甄别、编辑、校对,最后集结成一部文集,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有朋友注意到第24卷所收《陈平原著作目录》记载已刊专著及论文集52种、书评及随笔集33种,合起来应该是85种才对,为何文集只收44种?那是因为,有的本来就是选集,有的日后新旧交替,有的水平不够,还有若干自刊本,另外,早年的文章太幼稚了,也不愿收入。这样七折八扣,删繁就简,读研究生以后一直到2022年8月间的写作,基本都在这里了。

《传记文学》2024年第2期刊发长篇专访《兼及学问、思想与文章——陈平原教授访谈录》,既谈《陈平原文集》的编纂宗旨及策略,也回顾自家学术历程,多有总结与反省。新学期开学后,北京大学中文系和北大现代中国人文研究所将联合召开此文集的研讨会;4月间,商务印书馆将和相关单位合作,在北京、广州、深圳三地推介这套24卷的大书。发令枪还没响,我提前起跑,将文集的第一场公开活动定在故乡潮州,并非为了销售,而是表达感恩之情。

我生活在特殊年代,上大学前从未离开过潮汕地区,跟今天的孩子们很早就四海游荡、见多识广完全不同。作为文革后公开招收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的经历很特殊,改为春季入学,且各校报到时间不同。我到底是哪一天上广州读书的呢?当初没有日记,说不清楚。几年前,母亲给我一包当年的家信,上面还有父亲的批注,我这才最终确定——1978年3月10日清晨从潮州集体乘长途汽车,傍晚到达广州,入住康乐园的中山大学学生宿舍。此后每次回家,经过西荣路口的公共汽车站,看那棵高高耸立的木棉树还在,我都十分感慨。到今天为止,我离开故乡潮州外出求学,已是整整46年。念及此,涌上心头的,自然是唐人贺知章的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