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洵美听舒伯特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讨论中国现代作家与西洋古典音乐的关系,有个现象值得注意。巴赫、莫扎特、贝多芬、萧邦、李斯特、瓦格纳、柴可夫斯基直到拉赫玛尼诺夫等名家,或多或少,都有人写诗作文咏赞,我以前也作过一些介绍。但仅31岁就离世,同样大名鼎鼎的舒伯特(Franz Schubert,1797-1828)却一直未见有作家关注或谈及。这个空白,终于由诗人邵洵美的一篇《Schubert之一夜》填补了。

邵洵美这篇随笔发表于他自己主编的《狮吼》复活号半月刊1928年12月第12期。文中生动地记叙了他与夫人盛佩玉一起聆赏上海一场舒伯特交响乐音乐会的情形,以及他由此产生的联想。

1928年11月19日是舒伯特逝世百年,因此,由李斯特的再传弟子、意大利指挥家梅百器(Mario Paci,1878-1946)担任指挥的上海工部局乐队举办“舒伯特音乐周”以为纪念。邵洵美夫妇聆听的应该就是音乐周的一场音乐会,此文一开头就这样描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