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之路 超越金钱的考量

驾驶一辆现代Kona电动车的退休人士周来运(54岁)说,价格并非他在2019年决定购买这款韩国电动车时的考量。(图/海峡时报)
驾驶一辆现代Kona电动车的退休人士周来运(54岁)说,价格并非他在2019年决定购买这款韩国电动车时的考量。(图/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原文:陈联泰,《海峡时报》高级执行级记者
译写:吴庆康,《联合早报》资深高级记者


要鼓励更多人踏上电动车驱动的环保之旅,或许需要更多奖励来提高插电率。

每当我的邻居开动车子,或将车子开回住家车道,刺鼻的味道总提醒我,燃油车(包括像我邻居那欧盟六期(Euro VI)废气排放量标准的车子)在大都会中没有立足之地。若你步行、跑步,或骑脚车,你都会感觉到以上的困境,尤其是当卡车或巴士经过的时候。

彭博社最近报道,全球因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人数每年超过1000万,相等于2019年暴发的冠病死亡率的四倍。应对现代的这个祸害,可从公路开始。

严格来说,电动车并非百分百零排放。发电依然主要依靠不能再生的燃油。但其排放远离人口稠密的地带。因此,如果我们都转而使用电动车,在我们生活、工作,以及休闲空间的周围空气将会更洁净。环境的噪音也会因为电动车的宁静马达而降低。

不仅如此,电动车的动力比燃油车更有效率。电动车能将77%的能源转换成动力。相比之下,即使是最有效率的燃油车,也只能将12至30%的燃油转换成动力。就算我们将电动车的燃油对输出动力的 比例考虑在内(在新加坡是 48%),电动车依然比最有效率的燃油车更出色,并远超一般型号的燃油车。电动车的优点有益于人类的身心健康,并且对我们所居住的星球也有重大的影响。

但,为什么大多数国家在推广电动车方面一直裹足不前?其中一个原因也许是因为有过一些不好的起步。最初的车子其实是电动车,但后来因为更负担得起的福特T型号,以及百年前在美国特克萨斯州发现的廉价汽油,因此被燃油车取代了。

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以及1990年代逐渐引起关注的环境问题,曾导致电动车有回归的迹象,但那是一个来去匆匆的过程。直到2006年美国硅谷的一家起步公司宣布将推出一辆能续航320公里的电动跑车,汽车迈向电动化才重上轨道。

目前,特斯拉(Tesla)等同电动车,而所有其他汽车制造商在排放水平收紧的情况下,一直紧追其后。

更强的推动力

新加坡也在过去两年加紧步伐,宣布提高购买电动车的奖励,降低路税,并草拟包括在2030年建造6万个充电站在内的电动化路线图。与之前绿化交通的尝试不同的是,现在有了时间表。

新加坡计划在2040年淘汰纯燃油车,尽管属于第二选择的混动车仍会被允许,这正是迈向空气净化的正确方向。

但,这些奖励是否足够?

一项基于受欢迎的紧凑型车款和超小型车款的成本分析显示,以一个10年拥车的周期来看,拥有电动车依然比燃油车或混动车贵大约10至20%。这部分原因与针对电动车而设计,用来替代汽油税的特别税务有关。

电动车的保费也比较高,因为若发生意外,一般来说电动车的修理费会更贵,尤其是如果电池损坏的话。话虽如此,比同级燃油车高出10至20%的保费并非解决不了的大问题。就在三年前,这个差别曾是双倍。

此外,电动车有个燃油车缺乏的优势,那就是后者的刹车价(有时价格甚至是零)往往让车主在考虑要不要在10年后继续保留车子时有更大的疑虑。电动车也有其他优势,比如出色的加速,使得电动车更适合在城市里驾驶,而车子的瞬间扭力也提升了电动车的驾驶乐趣。

以最畅销的MG ZS EV电动车为例,它从零到百公里的加速为8.2秒,这比大受欢迎的铃木Swift掀背车款还快。电动车也非常宁静,而且车子属于零震动。即便是针对大众市场的电动车款,也能与贵至少两三倍的奢华型燃油车相提并论。再说,电动车对周围环境的冲击很低,即便有一辆电动车在你用早餐的咖啡店旁开着车内的冷气停下,你也丝毫不会觉得遭受到不便。

虽然不能完全“金金计较”,电动车的这些好处是真实的。

转换电动车的初体验

驾驶一辆现代Kona电动车的退休人士周来运(54岁)说,价格并非他在2019年决定购买这款韩国电动车时的考量。事实上,那个时候针对电动车的奖励也比现在低得多。

“从大方向来看,价格的差别并不是很大。我要减少对燃油的依赖。我的环保意识相当强,不必开车的话,我会乘搭公共交通,如果目的地是15到20分钟以内,有时我甚至会走路。”

周来运也非常注重回收利用,以前住在有地住宅时还安装太阳能板,在购买电动的Kona之前开的是丰田的混动车Prius。他现在入住武吉知马上段的公寓,要为车子充电时会到武吉巴督自然公园附近的蚬壳油站进行快速充电。

“快速充电站离我家只有5分钟,车子充电时我到附近的公园走个半小时到45分钟,车子就充满电了。”

自2019年就租用Kona电动车的商人许杰明(30岁)说,燃油车有一些金钱以外的其他成本。

“我的Kona已经行驶了15万公里,至今根本不必更换制动板。”

偶尔也当Grab私召车司机的许杰明解释,电动车有能重生的制动器,能将停止的动力转换为电力,因此更耐用。但他坦言至今已换了三次轮胎,但这费用包括在他每个月2500元的租金内。

燃油车每年至少得进厂维修一次,期间还有抛锚的修理费用。正是之前一次的车子抛锚经历,促使许杰明决定转驾电动车。

“那次我的燃油车死火的修理费相当高。刚好那个时候我的公司正在为Greenlots进行一些基础建设项目。” Greenlots是家电动车充电公司,目前由蚬壳(Shell)所拥有。

许杰明当时便决定转驾电动车,并相中2010年中旬进军本地的美国厂商特斯拉(Tesla),但由于特斯拉当时无法取得绿色税务优惠,而在2011年撤出新加坡市场。

“当时我不清楚特斯拉何时再归来,然后我发现Grab正在出租Kona电动车。”自从特斯拉今年初再次登陆本地,许杰明已经为特斯拉Model 3标准版车款下定,不包括拥车证的售价为11万3000元左右。

针对电动车得依赖公共充电器,居住在义顺政府组屋的许杰明认为问题不大。他用的是新加坡能源集团(SP Group)和蚬壳的充电站。

“我会在车子充电的时候去超市购物,或去看场电影,办完事后车子就充满电了。”虽然公众充电站的费用要比私人住家充电站贵一倍,但许杰明不介意,因为那还是比打油便宜得多。

放眼未来趋势

的确,电动车的销量越来越令人感到鼓舞。

直至2021年4月,本地路上有1415辆电动车,多过于2020年底的1217辆、2019年底的1120辆,以及2018年底的560辆。虽然这个数目与新加坡64万辆汽车的总数相比不算什么,但将汽车转换为电动车的速度,随着明年1月起更多奖励实施后相信会加快。

观察者认为,电动车的零售商必须愿意承受较低的利润,以便换取更多的电动车上路,这似乎是特斯拉的策略。同时,若要达到2040年的目标,政府的奖励也许得进一步加强。要不就是以更多的阻碍来让人们放弃买燃油车的念头。

较有可能的状况会是两者的结合,至少直至电动车的价格可与燃油车平起平坐的时候,这是乐观派认为在2025年左右会实现的事。

条例也应规定各品牌逐年销售的电动力比例增加,以防止销售商利用税务的优势,来增加自己的利润。

若我们希望显著改善空气素质,这些措施就须要延伸到商业用车、巴士,以及电单车,因为这些车型所造成的污染比一般汽车更严重。倘若一半的车是电动,另一半的车仍在喷烟,那电动化之路将会是徒劳的。

【本文取自《电动车特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