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弄清影

字体大小:

因出现多个冠病确诊病例,“红山”一词近日频频进入国人的视线里。然而关于“红山”的故事,当然不仅是疫情相关新闻,作为我国最早的组屋区之一,红山有本地为数不多由早期改良信托局建造的组屋;关于红山名字的缘由——剑鱼与聪明男孩的故事,更是少数大家述说得出的新加坡民间传说。

早在2011年底,政府便宣布收回红山弄(Redhill Close)第1至3座以及第5至22座共21座七层楼高的组屋,以空出地段重新发展。这些建于1955年的组屋空置出来后尚未被拆除,去年4月本地客工宿舍疫情严重时期,便被政府征用为客工临时住所。

随着疫情受控,客工们搬回宿舍,这些组屋再次空置着。像一些老区如达哥打、东陵福的旧组屋一样,为了城市发展,最终总得拆除让位。

穿梭在红山弄的这几座空置组屋之间,时代的风掠过空寂的走廊,孤傲的猫儿不愿离开这片无人干扰的清净,剩下的,除了镜头留下的记录,你是否听见房间回荡着昔日的笑语与叹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