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他们重获新生……

订户

字体大小:

【系列介绍】

等一个肾,平均97.4个月。

等一个心,平均38.2个月。

等一个肝,平均18.8个月。

这是2021年在新加坡等待器官移植的平均时长。每一次等待,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被冠上死期,每天的病痛煎熬都在消磨一个人最基本的求生欲望.……直到等到器官的那一天。

zaobao.sg视频系列《身情告白》,由三位经历过换脏手术的病患亲口讲述他们在病痛下的挣扎,也向捐出器官的恩人表达由衷的感激:因为有你,生命才有下一站。

zaobao.sg本月推出视频系列《身情告白》,访问三名接受换脏手术的男子,他们讲述病痛的挣扎,也向捐出器官的恩人表达由衷的感激。

叶振源(58岁)
经历三次换肾手术

点燃一支蜡烛,给自己庆生,也为逝者祈愿。

对经历过三次换肾手术的私召车司机叶振源(58岁)来说,每一年的生日都是一次告白,把感恩之情传递给那位已经不在人间,也不知道名字的捐肾者。

叶振源患有家族遗传的高血压,32岁时因没有服药控制病情,导致两个肾脏衰竭。从1995年至2006年,他经历了三次换肾手术。

1996年,叶振源等来了第一次换肾机会,但仅仅三个月后就因为动脉阻塞导致换肾失败;1999年,第二次机会则因为手术后大量失血,再次失败。

在2006年,叶振源终于在国大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成功完成第三次换肾。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为了这颗肾庆生,“2006年的2月15日换肾,所以我选择在每年2月14日情人节这天跟它一起庆生(容易记得)。我有两个生日,一个是它的生日。”

江宗永(53岁) 曾过“半人半机械”生活

在胸前侧耳倾听,却听不到心跳,只有辅助器呜呜的机械声……

这种半人半机械的感觉,让罹患心脏衰竭的江宗永(53岁)感觉到近乎绝望的无奈,就连睡觉时,他也需要插上电线,一旦断电,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2018年,江宗永在一次回广州探亲的途中突然发生心肌梗塞。在命垂一线之际,只好先在当地医院抢救,但由于医疗设备并不完善,一周后只好再转移到广州市的医院。

“在整个过程中,我的心脏停了五次。医生经过了五次的抢救,我才存活下来。”江宗永后来才知道因为治疗时间上的耽误,他心脏受损的程度已经恶化。回新治疗后,医生说他的寿命可能只剩下半年。

江宗永的体内装置了LVAD(左心室辅助器),从此需要借助辅助器活下去。直到2019年4月,江宗永终于等来适合的捐献者,在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成功完成心脏移植手术。“我很感激这位捐献者和他的家人,谢谢你们!因为有你们的帮助,我有了一个新的生活,生活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张志成(56岁) 摘除两肾还患肝病

两颗肾都被摘除,还患有肝病,56岁的张志成在过去10年里最熟悉的不是家里的床,而是医院的病床。

自从发现身患多囊性肾病和肝病,张志成频频因病菌感染入院,一住就是两个月,甚至有时出院隔天又得住院,又是两个月……

长期的病痛让张志成的身体不堪重负,也造成他双腿无力,出门必须以电动车代步。当初发现自己患病须要住院时,怀有身孕的妻子因为担心他而提早一周生产,就为了让张志成看到自己的儿子出生。

不幸的是,张志成在2019年出现囊肿出血导致肾衰竭,无奈之下摘除了两个肾脏。而在摘除肾脏后,张志成的肝脏也不断出现囊肿,导致他的病情雪上加霜。

直到2021年的圣诞节前夕,张志成意外地获得了一次换肝的机会,终于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成功完成肝脏移植手术。

两次手术都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但最终安然无恙,让张志成十分感恩。他也经常到住家附近的庙宇祈福还愿,希望以此转达对捐肝恩人的感谢,“我真的要谢谢他。我也要感谢他家人,给了我一个重新的生活,让我活过来了。真的真的很感恩。”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