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医院副主席张克荣 以父亲为榜样为公益请命

张克荣:同济作为百年老字号,形象一直很正面,这得感谢历届董事的严谨审慎作风,也是我们必须一脉相承,继续坚持的。(龙国雄摄)
张克荣:同济作为百年老字号,形象一直很正面,这得感谢历届董事的严谨审慎作风,也是我们必须一脉相承,继续坚持的。(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我从中学会不求回报,真真实实地付出,深深体悟绝对付出的含义,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先辈成立同济医院的初心和理念的传承。

今年9月,同济医院欢庆成立155周年,席开200多桌,出席盛会的各界人士超过2000名,筹到的善款达430万元,这也是冠病疫情暴发以来最大的聚会和筹款活动,庆典筹委会主席张克荣(Teo Kek Yeng)是幕后的大功臣之一。

同济医院成立于1867年,是新加坡现存最悠久的医疗机构,施医赠药,弘扬中医,乃提供完全免费中医药服务的慈善医院,每天的门诊人数超过1600人,一年的开销超过1000万元。

除了是一家中医诊所,医院还是华人同乡互助、聚会和议事的地方。今年70岁的张克荣于2003年初加入同济医院,几个月后当选为董事,并出任产业组副主任多年,2007年挑起副主席重任至今。

同济医院举办家庭日,张克荣戴起墨镜和医院同仁一起玩 “三人踏木走”游戏。(图/受访者提供)

张克荣在同济医院任劳任怨服务了将近20年,医院同仁称这位思虑缜密,敢怒敢言,貌似校长的长者为“Uncle Teo”。他在秘书长邱武烈的穿针引线下与同济医院结缘。两人是光华学校、德明政府中学的同学。张克荣出任光华学校校友会主席时,力邀邱武烈为校友会贡献一份力量,因此当邱武烈游说张克荣共同为同济医院发一份光时,张克荣也“投桃报李”、“礼尚往来”,他还笑称“不幸交了互相陷害的损友”。

为医院的持续发展未雨绸缪

身为副主席,张克荣的一大要务是负责医院的内部审计工作,为医院的开源节流献计、把关。由于长期处理钱来钱往的财务,他曾担忧地说:“未来10年,我有信心同济能继续提供免费的中医看诊服务,但再往后,我就不敢说了。”

同济医院每年的上千万元经费,主要来自每五年主办一次大型筹款晚宴,其余的则是零零星星的小型筹款活动,以及公众和善心人士、社团及商家的募捐,平日的活动几乎是由董事会衮衮诸公出钱出力,筹得的善款一般是存进金融机构,以赚取微薄利息,单靠零星的公众捐款毕竟显得杯水车薪。

张克荣(举旗者)在同济医院任劳任怨服务了将近20年,积极参与各类活动。(图/受访者提供)

据2011年的新闻报道,每个月有位“神秘人物”会悄悄地在同济医院善款箱投入5万元现款。连续几年医院每月开箱点算善款,总会在箱里找到一扎50张面额1000元的钞票,这笔巨款,是对折成一叠投入箱内的。后来,工作人员发现千元大钞增加至60张。由于投入款项每月一样,一般相信捐献者是同一人。

时任同济医院主席林源利说:“我们很感激这位慷慨的捐款人,他或她和其他许多不知名的捐款人一样,为善不留名,默默支持我们医院的慈善事业。”

不过单靠几个富户、大户的断断续续支持,并非长远之计。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张克荣建议,医院不妨跨出果断的第一步,尽快设立一个基金会,这不但能更好地保障多年来累积的储备金,也能更从容地应付通货膨胀,以及开支增加的多方压力。

此外,基金可进行一些债券、蓝筹股之类的长期稳健投资,旨在提高回报率。

在张克荣等人的统筹下,经两年的策划,医院在2017年成立了“同济基金”,为医院的长期及持续发展未雨绸缪,确保日常、常年的营运资金没有后顾之忧。总额1500万元的基金主要是来自150周年庆典筹得的善款,以及从同济储备金拨出;同济基金的成功设立,无疑为医院的储备金买了保险。

担任光华及德明校友会会长

在公益机构服务多年,张克荣说:“我从中学会不求回报,真真实实地付出,深深体悟绝对付出的含义,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先辈成立同济医院的初心和理念的传承。”

同济医院成立于1867年,是提供免费中医药服务的慈善医院,每天的门诊人数超过1600人,一年的开销超过1000万元。(图/受访者提供)

在“代有新人出”声中,张克荣认为同济医院引进的董事会新血,首要条件还是要具有无私大度的品格,认同同济医院的创办初心,如果能“才”与“财”兼备,愿意出力又出钱,更为理想。他说:“我们宁缺毋滥,慎选适合的人士加入。同济作为百年老字号,形象一直很正面,这得感谢历届董事的严谨审慎作风,也是我们必须一脉相承,继续坚持的。”

除了同济医院外,张克荣是福建会馆董事、南安会馆名誉主席,以及光华学校校友会及德明政府中学校友会的会长,他常笑称:“校友会是自愿性组织,老实说,当领航人不但出钱出力,还时常得受气,在很多朋友眼里,我是个大傻瓜。”

父亲张水荃是新印名商

张克荣祖籍福建南安官桥人,1952年出生于印度尼西亚棉兰,1956年随双亲来新加坡定居,在福建会馆创办的光华学校就读,由于是跳班生,小学毕业时年仅10岁,在德明政府华文中学完成学业后,赴洋留学加拿大攻读经济。学成归来后,他投身张水荃父子私人有限公司(Teo Tjioe Tjoen & Sons Pte Ltd),经营集团在印尼的橡胶园、轮胎厂、瓷厂、伐木场、房地产等企业。

张克荣父亲张水荃(1919-2009)是新印名商、南安闻人,2009年以90高龄去世。张水荃在新加坡出生,10岁时跟随父亲回乡,在南安梅岭村度过童年时光,后因战乱又回到南洋。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张水荃集团已在棉兰投资设厂,初期的营业基地是一家鞋厂。1947年,在朋友的资助下,他另创办了棉兰第一家瓷砖建材厂,主要生产地砖、墙砖、瓦砖、马桶、洗手盆等卫浴产品。

棉兰盛产树胶,张水荃就地取材把鞋厂转型为轮胎厂,开始时投石问路只生产诸如割草机之类的小轮胎,有了一定的技术和业务基础后,产品逐渐多元化,大量生产脚踏车和电单车等的各类轮胎。今日,集团在印尼的脚踏车轮胎产量高居全国第一,电单车轮胎的产量也是全国数一数二,其中有三分一是供出口,外销到欧美和中东市场。集团单是在印尼的轮胎厂,就雇用多达四五千个员工。

此外,集团还生产特制塑胶袋,特大的塑胶袋用途甚广,每个袋可装50公斤重的物体。

撑起张水荃庞大事业帝国的另外两大支柱,还有房地产及金融业务。1970年代末,他投下巨资收购了创建于1913年的老牌银行“中华银行”,后易名为“企沙湾商业银行”。

2013年出版的传记《丹心赤子张水荃》,记录了张克荣父亲的事迹,全书厚约230页。(图/受访者提供)

改善家乡环境建自来水厂

在家乡故里,张水荃曾为南安商界创下无数个第一,他也是为数不多的一个年逾花甲但仍不减当年创业豪情的企业家,他在南安家乡的两大投资就是在官桥兴建自来水厂和成功大厦。

由于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的关系,官桥可说是十年九旱。张水荃率先在1958年捐建一座以父亲“德味”为名的水库,10年后再建另一座,两座水库把2000多亩贫瘠土地化为良田。

另一方面,为了解决官桥一带发展急需的工业用水和民众的生活用水,张水荃在1992年成立了官桥自来水有限公司,并先后注资人民币3000万元(约290万新元),为家乡的城镇供水的百年大业默默奋斗了20多年。

张克荣(右)与父亲张水荃。张水荃每次回乡,多会带家人同行;家乡若遇困难,必会慷慨援助。(图/受访者提供)

公司从小变大,由日供水量只有1万立方米的小水厂,发展成为了日供水量可达5万立方米的民生企业,让数十万民众人人都可沾甘泉之泽。

自幼家贫失学的张水荃,深知百年树人的教育重要性,30多岁就慷慨解囊兴学育才,开办梅岭中小学。从1950年代建校至今,学校的建筑面积已是初建旧址的数倍。

张水荃在家乡的投资可说是多管齐下,他认为城市要步向现代化,高楼大厦的地标不可少。1990年代初,他决定带头展开旧城改造,耗资人民币1亿3000万元(约2568万新元)大兴土木建造成功大厦。楼高38层,楼面达4万平方米的商住大楼落成后,被誉为“泉州第一峰”。

为纪念父亲捐资建楼

回忆当年往事,张克荣透露:“当时其实有两个投资机会摆在眼前,一是在上海浦东,另一是南安,不过父亲一片赤诚的南安情怀,最后还是选择回乡投资帮助家乡发展。若单以投资而言,浦东和南安的投资回报率不可同日而语。”

值得一提的是,张水荃的捐赠意义非同一般:一是带头捐赠,引发捐赠效应;二是重办实事,不图留名;三是无私奉献,绝无交换条件。张老捐赠的不仅是钱,更重要的是一颗赤诚的心,这点和李光前相似。

2019年,为纪念父亲张水荃诞辰100周年,张克荣也捐资1100多万元人民币(约217万新元),建造梅岭中小学的“德味楼”大礼堂和“念慈楼”教师宿舍楼。

张水荃热心家乡公益事业,先后捐资陈嘉庚纪念堂、官桥镇卫生院、梅岭中学、梅岭中心小学、梅岭幼儿园、土泥小学、德味水库、土泥水库等,荣获“南安市荣誉市民”称号,福建省人民政府也为他立碑表彰。(图/受访者提供)

在《丹心赤子张水荃》一书中,张克荣说:“从上世纪50年代,父亲的事业刚起步不久,他就开始在家乡独资捐建学校,直到他离世……父亲那一代人,家乡情意结非常特别,有他们的信仰和时代风范。同为南安人的李光前先生,对我的父亲的影响至关重要,父亲就是时时处处以光前先生为榜样,为善不落人后,并将公益作为毕生事业,无怨无悔。他是个商人,生意场上难免有起有落,这些都没影响到他投身公益的决心。”


【本赞助文稿首刊于2022年11月13日联合早报《新加坡故事》特辑】
前往专网阅读更多《新加坡故事》特辑内容。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