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方舟

订户

字体大小:

没有人知道,大树何时躺下。

近在咫尺,就在方圆百米之内负责看管汉杰巴回教堂的管理员库斯尼(59岁),也无法准确说出大树在树林里到底躺了多少年。他说:“倒下的大树,是我们童年的游乐场。当时周围没有积水,小孩子可以直接骑脚踏车进去,绕着大树转圈圈。”

经年累月,大树像英文字母A,又像一叶孤寂方舟,静静地躺在亚历山大铁道走廊附近的树林里,仰望比以前辽阔的天空。人们搬来桌椅,又撤走桌椅。成为网红打卡点之后,人来,人去,大树继续禅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