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好去处

在亚洲 与毕加索相遇

老爷爷在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赏画,中间那幅是毕加索的《哭泣的女人》。(陈芷馨摄)
老爷爷在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赏画,中间那幅是毕加索的《哭泣的女人》。(陈芷馨摄)

字体大小:

身为抽象派画爱好者的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出国旅行时到美术馆寻找大师的名作。西班牙抽象派画师毕加索(Picasso)的画大多收藏在欧洲,美国美术馆也有一些。但是,在亚太地区如日本和澳大利亚这两个国家,我们也能与毕加索相遇。

我有一本画册,上面都是我临摹过的毕加索作品,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填满。

日本多处有毕加索画作

创立于1959年、位于东京上野的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The National Museum of Western Art)是一所专门收藏西方艺术品的美术馆,藏品包括文艺复兴时代至20世纪初的西方绘画与雕塑,是日本少数藏有欧洲18世纪以前名品的美术馆之一。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2023年展出的毕加索画作,是《戴小圆帽的坐着的女子》。(陈芷馨摄)

只要付500日元就可以在常设展看到印象派画家莫奈和抽象派画家毕加索等大师的作品,若是碰上文化节(11月3日),还可免费入馆参观。

国立西洋美术馆有好几幅毕加索的作品,有一副名为“Seated Woman with a Little Round Hat”(《戴小圆帽的坐着的女子》)是2023年首次在这个馆亮相。根据介绍,来源是井内收藏(Iuchi collection),这幅作品的最后一次公开展出是2002年,在纽约。

《戴小圆帽的坐着的女子》是毕加索在1942年创作的。这名花心的艺术家的绘画风格很鲜明,他喜欢画女人,艺术风格因她们而不同,她们是他的艺术缪斯。好比说,1935至1943年是毕加索与朵拉·玛尔(Dora Maar)在一起期间大量画她的肖像的时期,画中的她时常戴着小圆帽,也有好多画中的她是哭泣的、狰狞的脸。虽然国立西洋美术馆的这幅《戴小圆帽的坐着的女子》没有注明是哪位女子,但从年份和样子来看我个人猜想应该是朵拉。

位于大阪的国立国际美术馆2023年与柏林贝格鲁恩博物馆合作的特设展“毕加索和那个时代”展出《黄色毛衣》,画中人物是朵拉。(陈芷馨摄)

毕加索一生风流,有过两任妻子和至少五位情人。在他92年的人生里,卖得最贵的画都和女人有关。

除了东京,仓敷和长崎也能见到毕加索的作品。仓敷有日本最大的私人美术馆——大原美术馆(Ohara Museum of Art),这是仓敷纺织企业家大原孙三郎为纪念油画家挚友儿岛虎次郎所建立的,馆内禁止拍照。

大原美术馆建于1930年,其藏品的数量和质量可匹敌西方美术馆,有莫奈、高更、米勒、格列柯、毕沙罗、梵高、塞尚和毕加索等画家的作品。展出的毕加索作品是《鸟笼》(Bird Cage)。

长崎县美术馆同样禁止拍照,它的镇馆之宝也是毕加索的油画,不过这幅画和女人无关,是画家在1941年创作的《静物与鸽子》(Still Life with Pigeon)。

墨尔本和悉尼常设展

收藏于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的《哭泣的女人》在1986年时曾失窃。(陈芷馨摄)

位于墨尔本的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美术馆,它和新南威尔士美术馆(Art Gallery of New South Wales)一样都是免费入场,而且常设展都有毕加索的画。

收藏于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的《哭泣的女人》(Weeping Woman)是镇馆之宝,是毕加索1937年创作的以朵拉为原型的作品。这幅画呈现的不仅仅是一张变形的女人脸孔,在散乱又紧凑的线条中仿佛可以感受到他当时画下这幅画的心情。

《哭泣的女人》在1986年时曾被宣称自己是澳洲文化恐怖分子的窃贼盗走,他们认为政府当时对于文化创作的补助重视不足,因此要求赎金来帮助年轻的艺术家。令人惊讶的是,这幅画作在丢失近两周后被发现在南十字站(Southern Cross Station,前称斯潘塞街站,Spencer Street Station)的储物柜里,干下这起堪称完美盗窃案的犯罪者至今仍是个谜。

悉尼新南威尔士美术馆展出的《坐在摇椅上的裸女》非常显眼。(陈芷馨摄)

在悉尼的新南威尔士美术馆展出的毕加索作品是他在1956年创作的《坐在摇椅上的裸女》(Nude in a Rocking Chair),是毕加索晚年时期的其中一幅代表作,画中描绘的是与他相处时间最长的女性、他的第二任妻子杰奎琳·罗克(Jacqueline Roque)。

这幅画展现出他对人体形态的大胆变形,在用色上以红色、黄色、绿色、蓝色和黑色来构成对比,充满力量和张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