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莲:推动台湾成为和平中立国家

要了解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的政治理想和抱负,从她的衣着打扮即可略知一二:利落的短发挑染着她最爱的紫色,在她的认知里,紫色过去代表皇室贵族,现在则代表人民,是推动和平、中立的代表色;她也偏好带有蝴蝶图样的服装,因为台湾曾享有“蝴蝶王国”的美名,“蝴蝶装”故成了象征台湾主体意识的“台湾衫”。

“世界和平其实是我这几年的主要任务,我要推动台湾成为和平、中立的国家。”顶着紫色短发、身穿蝴蝶衣领套装的吕秀莲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为实现这个目标,曾是台湾第一位女性备位元首的吕秀莲,如今不惜“降格”,争取民进党提名参选年底的台北市长选举,力求把现任市长柯文哲拉下马。

“柯P(柯文哲曾是台大医院急诊室主任,人称柯P)做了台北市长后,这四年媒体焦点统统都集中在他身上,有意义、没意义的话讲一大堆……结果三千宠爱在他一个人身上,连小英(总统蔡英文)的媒体效果都没他好。我一直在主张和平、中立,但是没办法,媒体统统都要报他无聊的事情,我这么重要的事情,媒体却不报。”向来敢怒敢言的吕秀莲抱怨道。

“如果我当台北市长……很多我要做的、很有意义的事情,自然就会受到重视,就可以推动。”

柯文哲将台北变成“中国的一个城市”

曾任桃园县长的吕秀莲早在四年前就有意争取台北市的百里侯之位。然而,在当时太阳花学运和厌恶蓝绿的政治氛围中,政治素人柯文哲凭着超越蓝绿的“白色力量”和民进党全党的支持与礼让,赢得台北市长选战。吕秀莲当时虽反对党中央的决定,却也不得不尊重。

吕秀莲说:“四年来,大家都活在柯P的迷幻药当中。有的人已经退烧了,有的人还在迷幻药里面。民进党绝大多数基层都对柯P非常反感。但是,中央有一部分的人,基于有待进一步了解的原因,还一直认为要礼让柯文哲。”

自称“墨绿”的柯文哲,因一连串亲中言论而被绿营支持者认定他背叛了民进党的“台湾价值”,吕秀莲就批评柯将台北变成“中国的一个城市”。

虽然柯文哲上周已对“不爽”的绿营基层道歉,但要求党中央自提人选的声浪未退。民进党料明天将敲定北市布局。

但就算民进党决定派人,吕秀莲仍得与同党立委姚文智一争高下;即便成功出线,吕秀莲还须迎战民调颇高的柯文哲、国民党参选人丁守中以及退出民进党参战的前台南县长苏焕智等,选情不受看好。

面对冷嘲热讽或围剿 有一套特强自动隔离系统

再者,吕秀莲下个月将届74岁,有违世代交替的整体选举气氛。有毒舌网友就讥笑她是“祖母绿”,但她不以为意,甚至把这个封号当成竞选口号。

“很多人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或者用很传统、很世俗的眼光,觉得我为什么还要眷恋权位,什么都做过还去抢这个位子。”吕秀莲没好气地说。但熟知她个性者都明白,愈遭到反对,她的立场就愈坚定不移,即使受到再多冷嘲热讽或围剿,她依旧面不改色。资深媒体人夏珍就曾形容,吕秀莲对外界风雨有一套“特强的自动隔离系统”,若非如此,“她也挨不过当年蹲苦牢的日子”。

吕秀莲是台湾民主运动的重要领军人物。在民进党成立前的“党外”运动时期,吕秀莲曾任《美丽岛》杂志社副社长。

1979年“美丽岛事件”,吕秀莲以“暴力叛乱”罪名入狱五年,前高雄市长、现总统府秘书长陈菊便是她当年的同窗狱友。

不过在外界眼中,当年吕秀莲等人牺牲奉献的党外运动,如今成为全面执政的民进党后,野心却越来越大,透过立法院多数推动一系列争议性政策,包括意图把对手国民党打趴的不当党产条例等,有“独大”变“独裁”之势。

批蔡英文“用选举班底治国”

被问到民进党是否愈加专断,吕秀莲眯着眼,笑说:“民进党也没那个本事啦!也许(他们)不够认真,还是有点意识形态。但如果说民进党有本事恢复威权,不可能。人性的弱点就是维护自己的权利,大家不知不觉总是先维护自己的权利,以自己党的权利为主。”

然而,不少分析认为,蔡英文上台以来民调直直落,无非是民进党“只顾斗争,无心执政”的必然结果。对此,批评蔡英文“用选举班底治国”的吕秀莲说:“她就是因为选举选得很漂亮,所以一上任就马上宣布要大改革。改革要付出代价,政治人物要改革,要先兴利再除弊;你要做几件对人民有利的事情让大家感激……反对力量不会那么大。”

除了施政不佳,吕秀莲也对蔡英文的党务领导感到忧心:“现在在党中央领导的人,他们已经不知道我们的核心价值在哪里了……派系的利益大于一切,(年轻一代)加入民进党就是要选举,选举就是争权夺利。这是我们元老比较痛心、比较失望的地方。”

但被问到对总统有何建言时,曾抱怨蔡英文“从来不找我”请益的吕秀莲只是淡淡地说:“我也不想跟她建议,我做我想做的事就好。大家给她建议,她有没有听进去,我也不晓得。”

拟串联爱好和平城市 组“世界和平首都联盟”

吕秀莲此时最想做的,莫过于代表民进党出征北市。一旦选上,吕秀莲宣示将与其他“爱好和平”的城市如韩国首尔、日本东京和菲律宾马尼拉组成“世界和平首都联盟”,利用国际支持,让近来备受北京打压的台湾重建国际地位,向她“和平、中立”的终极目标挺进。

“我们不要跟中国对抗,我们不要变成大国的筹码……我要让台北国际化,我要让更多人真实来看台湾。”吕秀莲接着提议:“我也很希望习近平有一天能来台湾。你尊重台湾,对你中国只有更伟大。要成就中国的伟大,不是打压台湾啊。”

问与答:谈阿扁与台独

如何看待前总统陈水扁越来越大的政治参与声量?阿扁会令民进党感到为难吗?

他以前关在监狱里,像是原本四处飞扬的一只鸟,给关到鸟笼里,所以他几乎快要奄奄一息……那他现在在家里,给他换一个比较大一点的鸟笼,所以他还是为他的自由挣扎嘛。谁让谁为难我就不知道。

怎么看现在的台独运动如“喜乐岛联盟”?

很多他们讲的话,我三四十年前都讲过了啦,我们那一辈都讲过了啦。所以年轻人……应该要超越我们,要提出具体的主张,而不是再作情绪的发泄。台湾1996年举行总统直选,我们就主权独立,我们就用这个做基础,如果台湾还不够“正常”、不够“完整”,我们就往那里努力,而不是回过头来说,台湾没独立,所以要再搞独立。老共当然就更气啦。

(记者是《联合早报》台北特派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784493197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