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可爱可敬 vs 血债血偿

订户

字体大小:

三周前见到刚在上海结束隔离的新加坡同行,对方一落座就感叹:“中国自由得让人不习惯!”

这名同行解释,新加坡路上人人全副武装,进入各场所都得扫码登记,在外用餐时也得隔桌而坐。走在上海马路上,见到好些行人不戴口罩;商场食肆人头攒动,人与人之间近距离互动,一时间竟有点无所适从。

这让我想起一年前初到上海时,恰逢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当时观众还不能相邻而坐,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三成。一年后的今天,这些限制都不复存在;民众更关心的不再是进影院安不安全,而是能不能抢到票。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