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会见印度外长 吁两国勿在争议区采单方面行动

中国外长王毅(左)于当地时间周三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会议期间和印度外长苏杰生会面。(中国外交部网站)
中国外长王毅(左)于当地时间周三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会议期间和印度外长苏杰生会面。(中国外交部网站)

字体大小:

中印两军传出上周在班公湖附近对峙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前天会见印度外长苏杰生时,力主两国不要在敏感争议区采取任何单方面行动,避免因误解误判导致局势反复,为近期再现的紧张降温用意明显,同时也主动管控已持续逾一年的边境冲突。

受访学者说,中印外交系统今年都采取温和中性的表述阐明对边境问题的立场,有别于去年两国关系恶化初期的针锋相对、恶言相向,显示两国决策层都不愿再看到去年边境高度对抗的局面。中印今年也尚未出现让两军积累愤怒情绪的恶性互动,预计类似去年6月加勒万河谷流血冲突的事件大概率不会重演。

王毅是于当地时间周三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会议期间和苏杰生会面。王毅说,中印边境地区形势总体趋向缓和,但两国关系仍在低谷徘徊,这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

王毅说,中印两国是伙伴而非对手,更不是敌人,中国愿同印度通过谈判磋商,就须应急处置的问题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双方也应通过扩大双边合作积极面,为谈判解决分歧创造有利条件。要着眼长远,从应急处置逐步转向常态化管控,防止涉边事件对双边关系造成不必要干扰。

苏杰生则说,尽管去年双方达成协议,但中印仍未能解决两国边境对峙情况,这不符合双方利益。苏杰生会后也发推文,透露自己在会上强调对现状的任何单边改变都是不可接受的,“全面恢复和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对(中印)双边关系的发展至关重要”。

中印边境对峙已持续一年多,尽管两国在当地的军事指挥官已展开军事会谈,外长和防长之间也分别展开政治会议,但目前边境冲突尚未完全结束。

学者:出大问题时 都因国内和国际环境偶合

《华尔街日报》本月初曾披露,中印向边境争议地区派遣、部署数万名士兵及先进武器,两军前线部署规模达10年来最高水平。两军前天也传出7月6日在班公湖附近的巴里加斯地区发生短暂对峙的消息。苏杰生在上述推文中则透露,双方同意再举行一次高级军事指挥官会议。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随着季节边境巡逻密度上升,中印两军相遇时喊口号表达主权而后各自撤离相当正常,“出大问题的时候,都是国内和国际环境偶合”。

张家栋分析,去年中印边境问题恶化,主要是因为印度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推动,加上当时中美斗争比较尖锐,印度有从中取利的打算。他说,今年中美斗争形态已大致固定,第三方得利空间不大,印度也面临疫情和经济压力,缺乏推动边境局势升温的动能。

张家栋也说,去年此时两国外交部门相互攻击,导致边境问题不断升级。“今年整个氛围跟去年确实是不一样,双方外交部门表态都非常谨慎,都是一些标准外交用语,这就说明双方的意愿是共同的……决策层都不愿意再出现去年的局面。”

(记者是《联合早报》重庆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