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旭:疫情隔离初体验

订户

字体大小:

上星期到甘肃采访“神舟十三号”载人飞船的发射任务,返回北京隔天,我便收到市疾控中心一条“请主动报备”的提醒。

原来,一对近期到甘肃、内蒙古和陕西旅行的夫妇,在西安确诊感染冠病。两人在甘肃的行程中,途经的县市以及离开甘肃时坐飞机的嘉峪关机场,都是我出差期间逗留过的地点。

这是冠病疫情暴发后,我第一次与确诊者擦肩而过。我会不会是密接者,成为重点监控对象?我的健康码会不会变红,在北京的出行会不会受限?一连串问题浮上脑海,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