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间:“西安方方”江雪 《长安十日》掀热议

订户

字体大小:

新闻人间

从去年12月23日进入封城模式的西安疫情,被中国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形容是“武汉封城后最严重的一回”。这个和武汉有着近乎相同体量的城市,过去两周因管理上的低效、粗暴和混乱,惹得民间怨声载道,被批“完全没从武汉身上学到经验”,也让一些网民想起了两年前写了60天封城日记的武汉作家方方。

就在西安封城进入第13天,一篇名为《长安十日》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记录了西安封城以来居民遇到“吃饭难”“求医难”等问题,认为“本质是人为灾难”,强调“事件过后若没有反思……人们的苦难只能是白白承受。”

这篇7000多字长文出自一个叫江雪的独立媒体人,她因此被舆论冠以“西安方方”的称号。

和方方的作家身份不同,西北政法大学毕业的江雪,曾是陕西都市报《华商报》首席记者、评论部主任,后在财新做调查记者,在圈中颇有名气。“陝西第一贪周长青”“北大毕业生街头卖肉”等轰动中国的新闻都出自她的手笔。

江雪长期关注社会民生和法治课题,曾因追踪报道“夫妻在家看黄碟事件”先后被《南方周末》授予“2002年公众服务杰出表现奖”,以及央视“2003年中国记者风云人物”称号。央视称赞她的报道不仅限于对当事人权利的保障,更重要是“显示了这位记者对于转型期最具有社会意义的事件的敏感。”

不过,随着江雪2013年接到“不能再谈民主法治这类议题”的指令后,她的职业空间被大幅压缩,之后转型做独立媒体人,与官方的步调也渐行渐远。

2020年4月,当方方的《武汉日记》国际版在海外预售、中国舆论180度大反转的对其口诛笔伐之际,西安的江雪发表了一篇题为《在国家哀悼日,我拒绝加入被安排的合唱》的文章。据《美国之音》报道,江雪隔月18日被西安市高新分局带走,又在当天获释回家。

有“前科”在身,难怪《长安十日》出街后,江雪就自报平安,并称文章还没被删。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敏锐抓住了这点,用以证明当今社会的“开放和包容“,并顺带透露方方也一直平安的信息。

但面对江雪在文中暴露出的具体困难,胡锡进认为这是带有“悲情视角”的知识分子对文章素材有明显选择性所致。

曾在微博上和方方直接交锋的老胡还说,江雪因为这篇文章遭到“围攻”也是舆论场生态的一部分,暗示这些“围攻”也应该被包容。

实际上,江雪今天引发的争议和方方当时的处境颇有几分相似,有激进的中国网民形容她们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在这部分人看来,江雪过去光鲜的记者履历并不是她追求公平正义的勋章,反而是给国家抹黑的人生污点;《长安十日》也不在于关怀弱势群体,而是否定中国抗疫的制度性优势,是给境外势力递刀子。

另一方面,一些西方媒体则像当年称颂方方那样,把江雪塑造成追求自由表达的民主战士。在他们看来,《长安十日》强调的是中国追求“清零”的高昂代价。

至于江雪文中所提到的那些真实存在的小人物,在中西方舆论相互围剿、自说自话的大势下,他们的悲苦命运似乎和这个时代没有关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