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

两会提新时代对台总体方略 学者:显示解决台湾问题更迫切 二十大后对台下一步更清晰

订户
中国大陆网上近期关于俄乌战争与台海局势对比、支持“武统”的讨论数见不鲜。图为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的解放军代表3月8日从北京天安门广场步入人民大会堂。(中新社)
中国大陆网上近期关于俄乌战争与台海局势对比、支持“武统”的讨论数见不鲜。图为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的解放军代表3月8日从北京天安门广场步入人民大会堂。(中新社)

字体大小:

俄乌战事牵动台海议题讨论,中国大陆网上“武统”声浪渐长的同时,学界接连提出“和统”倡议,而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更提到“新时代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令外界好奇北京是否将有更进一步对台动作。受访学者认为,大陆提出“总体方略”显示解决台湾问题迫切性上升,在中共二十大前,一切“稳字当头”,而二十大后,对台的下一步将更清晰。

尽管大陆官方不愿将乌克兰与台湾相提并论,但大陆网上关于俄乌战争与台海局势对比的讨论数见不鲜,近期也能看见不少以俄乌局势为由,支持“武统”的言论。

不过,大陆学界提出的倡议仍以“和统”为主。

例如,中国人民大学两岸关系研究主任王英津4日在港媒中评社撰文,阐释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提出的“新时代中国共产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包括:两岸统一的“两制”台湾方案,最终将通过《台湾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加以确认和保障等。

此前,上海东亚研究所前所长章念驰也在香港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1月号上发表文章,重申“和平统一”仍是大陆高层的选择,并倡议对台工作当务之急是立一部《统一法》。

大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六(5日)在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式上提到年度对台工作时,则提出“贯彻新时代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总体方略”,以及坚决反对台独分裂行径和外部势力干涉。

在俄乌战事背景下,陆方频繁释出对台信号引发各界关注,好奇北京是否会进一步推出对台行动。

上海台湾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倪永杰对《联合早报》分析,政府工作报告首度加入“新时代对台总体方略”,显示在“新时代”解决台湾问题的“迫切性”上升,而“总体方略”则是体现战略高度、统揽全局的“全方位、全时程的总体战略”。

倪永杰指出,“总体方略”精神大致可以归纳为:坚持一个中国、九二共识;坚决反对台独分裂与外部势力干涉;以及解决台湾问题、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回避的重要任务与重要标志。

他并认为,到了二十大,“总体方略”会更为详细。

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荣誉教授赵春山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则提到,大陆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今年工作“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就是二十大前的施政方针,而北京在这次乌克兰事件中非常低调且被动,相信在二十大前,对外、两岸都是如此。

对于俄乌战事是否会催化台海局势变化,赵春山指出,从战略上来说,就算没有乌克兰事件,陆方照样会依照自己的路径图推动统一;但在战术上,乌克兰事件会给陆方一些经验参考。

他说,若台海陷入乌克兰事件的境地,就代表不再是“和平统一”进程,因此北京会借鉴俄乌战事,衡量对台用武时是否速战速决、是否会面对国际经济制裁,以及美国及其盟国介入程度多大等。

赵春山认为,《统一法》《台湾基本法》等倡议过去就曾经提出,对陆方而言,若在两岸双方都未进入谈判时就片面制定法律,会将自身活动空间限缩。因此,他相信,相关倡议应该是学者个人意见,并非官方看法。

台学者:大陆对和统或有新诠释

赵春山进一步分析,对陆方而言,二十大主要不是处理两岸问题,而是经济议题,“尤其是乌克兰事件之后,中国大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加上疫情、通货膨胀等;内政方面也出现锁链女等社会稳定问题;此外还有人事安排等等”。

但他研判,二十大以后,大陆对台的下一步就会慢慢浮上台面。曾任大陆国台办副主任的海协会副会长孙亚夫1月受访时也曾提到,二十大会提出未来五年对台工作指导思想,做出新决策部署,也可能提新主张,对台海产生积极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陆方面也陆续隐晦释出“爱国者治台”的“统一后安排”。

例如,孙亚夫去年10月出席论坛时提出,台湾在“一国两制”下可保留现有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但主张“分裂国家如所谓台独的政党、组织要被取缔,分裂分子如台独分子将没有参选资格”。

大陆国台办副主任刘军川同月底也在一场研讨会上提出,两岸统一后,“所有拥护祖国统一、民族复兴的台湾同胞将真正当家作主,参与台湾治理和祖国建设,尽享发展福祉与复兴荣耀”。

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王信贤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则指出,大陆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在1980年代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客观环境,与现今两岸实力对比、台湾人认同、台湾的政治制度以及陆美关系都有极大差异。

因此他推测,陆方未来对台“总体方略”可能会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做出新的诠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