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区内一小区发现26病例 5000居民转移隔离 北京集中隔离措施合理性遭质疑

字体大小:

台湾开南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副院长张执中说,上海和北京是市民知识水平最高的两座城市,任何违背法律和常理的防疫措施都将受到较大的舆论挑战。若北京官方无法维持透明,政府的威信将受到强烈质疑。

北京朝阳区近5000名居民本月20日被强制集中隔离后,舆情持续发酵,网民质疑措施的合理性,并批评官方为“数字上清零”升级隔离措施,相关消息在中国社交平台上一度被屏蔽。

上海则持续推进解封措施,金山区昨天(5月22日)宣布部分室外景区将有限度地先行试点开放。

过去一个月来,北京持续胶着的疫情与上海骤减的疫情数字形成强烈对比。4月22日北京疫情暴发至今,上海每日本土确诊病例从四位数降至前天的52起,无症状感染病例降至570起;而北京单日新增感染病例持续在50起上下波动,前天下午3时至昨天下午3时,北京总体新增本土感染病例大幅增至94起,比前一天同一时段多出31起。

北京市政府上周已进一步收紧防疫措施,朝阳区南新园小区陆续出现26起感染病例后,其中八栋楼的近5000名居民20日起被要求转至集中隔离。

《北京青年报》昨天引述南新园疫情防控指挥部医疗保障组负责人郭向晖称,集中隔离措施可“遏制疫情在小区内蔓延扩散,让小区居民能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这项严苛的措施过去两天在网上引起舆论反弹,有被隔离的居民在微博贴文称隔离安排混乱,部分居民抵达集中隔离点后无人接应;也有人称接到通知说受影响的楼栋将断水,因此居民不得不离开。

不少网民批评,把居民从居家转为集中隔离,将加剧居民聚集染疫的风险。有网民质问,南新园仅发现26名阳性患者,却大规模转移阴性居民,“医学、科学原理在哪?法理在哪?”

有人认为“整个转移行动目的,只是为了单纯的从数字上做到清零”,也有网民担忧上海的封控乱象可能在北京重演。

南新园居民本月12日起已划为封控区,居民实施足不出户,但疫情持续传播,部分舆论因此对封控措施的有效性存疑。

上海疫情趋缓 恢复部分跨区公共交通

路透社和法新社报道称,有关北京南新园地区内居民被集中隔离的消息一度在微博上被屏蔽,但相关贴文昨天已可查询,“北京朝阳南新园小区居民集中转运”词条的阅读量昨天超过1500万次。

台湾开南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副院长张执中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南新园舆论争议的核心在于“大白”(防疫人员)的执法权,这个问题在上海疫情中已经浮现。

他说,上海和北京是市民知识水平最高的两座城市,任何违背法律和常理的防疫措施都将受到较大的舆论挑战。若北京官方无法维持透明,政府的威信将受到强烈质疑。

上海在疫情趋缓后,昨天按照计划恢复了部分的跨区公共交通,其中包括四条轨道交通线路和273条公交线路,部分航空和铁路班次也已逐步增加。

据中新社报道,目前上海铁路车站每天旅客发送量恢复至此波疫情前的一成左右。

另据中通社报道,位于上海郊区的金山区昨天宣布部分户外景区,将于明天起有限度地先行试点开放。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