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解放军活动范围扩大后 中国与外国军机近距相遇已成新常态

澳洲国防部通报,澳洲皇家空军P-8海上侦察机,上月26日在南中国海被中国歼-16战机拦截。图为澳洲皇家空军的P-8A海上侦察机。(互联网)
澳洲国防部通报,澳洲皇家空军P-8海上侦察机,上月26日在南中国海被中国歼-16战机拦截。图为澳洲皇家空军的P-8A海上侦察机。(互联网)

字体大小:

澳洲防长马尔斯说,中国战机上月26日非常靠近澳洲军机,还释放了箔条干扰弹,导致澳洲军机的引擎吸入部分铝箔,“非常危险”。加拿大军方也指中国战机飞得太近,迫使加方军机不得不急速改变航向避免相撞。

中国战机近期连续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军机近距离相遇,引发北京与渥太华和堪培拉的隔空口水战。受访学者指出,解放军活动范围更广后,与其他国家军机近距离相遇已成为新常态。

澳洲国防部网站前天(6月5日)通报,一架澳洲皇家空军P-8海上侦察机,上月26日在南中国海国际空域执行海上侦察任务时,被一架中国歼-16战机拦截;中国战机做出危险动作,对P-8飞机和机组人员造成安全威胁,澳洲政府已就此事向中国政府提出关切。

澳洲国防部也称,澳军数十年来一直在该地区开展海上侦察活动,并根据国际法行使在国际水域和空域自由航行和飞越的权力。

澳洲防长马尔斯(Richard Marles)前天说,中国战机当时非常靠近澳洲军机,还释放了箔条干扰弹,导致澳洲军机的引擎吸入部分铝箔,“非常危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说,中国军队一贯基于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按照安全规范和专业操作要求,开展相关行动。他强调,中国绝不允许任何国家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侵犯中国主权和安全。

这是中国近期第二次与美国盟友因军机近距离相遇发生隔空交锋。加拿大军方上周指,中国军机在4月26日至5月26日间,多次飞近加拿大皇家空军CP-140极光号远程巡逻机;当时加拿大军机正在执行联合国的任务,监督朝鲜是否违反制裁。

加拿大军方称,中国战机飞得太近,迫使加方军机不得不急速改变航向避免相撞,而这些不专业的行为把加拿大飞行员置于险境。

加媒《环球新闻》引述不愿具名人士说,中国战机频繁在距离加拿大军机仅20英尺至100英尺(6米至30米)的位置飞行,加拿大飞行员甚至能与中国飞行员眼神交流,有时还能看到中国飞行员竖起中指。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本月2日批评中国军机的干预行为“令人极度不安”。

中国官方和军事专家则指责加拿大军机挑衅在先。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昨天称,加拿大军机以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为借口,加大对中方抵近侦察并挑衅,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危及双方一线人员安全。

解放军军事装备专家王云飞昨天也发文称,外国军机对中国抵近侦察,与以往相比,出现的最大变化是“对手的多元化”。他称,中国空海军对外机的驱离行动,“既是实力使然,更是信心和勇气的体现”。

中国战机上一次与外国军机发生人员伤亡的直接碰撞,是在2001年4月1日中国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王伟驾驶歼-8II战斗机,与美军一架EP-3侦察机在海南岛附近海域上空相撞,中国战机坠毁,王伟跳伞后失踪。

有分析指出,西方国家在俄乌战争后加快建立“反中”联盟正引发北京担忧,中国军机在本区域更具攻击性的动作可能是对此作出的反应。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分析师戴维斯(Malcolm Davis)也对彭博社分析说,中国战机对澳洲军机采取的动作,可能是对新上任的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发起考验。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副研究员夏尔(James Char)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中国战机频繁与外国军机近距离相遇,是解放军活动范围更广的结果,也是中共十八大后北京外交政策日益强硬的体现;解放军战机与外国军机近距离相遇恐怕已是新常态。

他说,危险动作增加很可能引发事故,失控并导致战争的可能性不容小觑。但夏尔认为,这并不表示北京渴望对抗,“因为在最高政治战略层面,中共领导人仍保持谨慎,宁愿避开战争,通过其他行动实现国家的目标”。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