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从放任到积极 中央对治理香港转向“一国重心”

前天九龙观塘公共住宅区坪石邨的金石楼天井,挂满了由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组成的“旗海”。不过香港警方昨天接报,坪石邨的蓝石楼有12面国旗被涂污,部分大黄星上有黑色污迹。(香港中通社)
前天九龙观塘公共住宅区坪石邨的金石楼天井,挂满了由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组成的“旗海”。不过香港警方昨天接报,坪石邨的蓝石楼有12面国旗被涂污,部分大黄星上有黑色污迹。(香港中通社)

字体大小:

学者田飞龙分析说,回归以来中央治港跟民主派追求双普选之间的种种斗争和不信任,外部势力干预带来一步步撕裂、怨恨和泄愤,青年本土主义完全无视一国两制框架中不能去触动的一些底线和界限。

(香港综合讯)香港将在7月1日庆祝回归中国25周年;有北京学者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对港从放任治理转向积极治理,正在朝向“一国重心”的历史性转型。

《星岛日报》昨天(6月26日)报道,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2014年首次赴香港大学法学院担任访问学者,近距离观察港大学生会,惊叹香港校园民主之激进和失序。

他指出,香港的大学生在价值观上认同英美国家,整体没有国民意识。泛本土化思潮几乎席卷了所有大专学府,他们以“世界公民”自居,“而世界公民是一个被伪装起来的殖民地臣民。这就是为何香港回归之后,国民教育无法推行。”

田飞龙认为,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表面上看似比较宽容,授权程度较高,中央政府基本不管,但其中包藏着巨大的价值分歧。“就中央来讲,回归之后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和国民教育,没能够完成,这种最低限度去殖民化的功课没有做好,意味着香港人只要自由,不要国家安全。”

而香港民主派当初同意回归,一个保留的条件是香港在可预期的较短时间实现立法会、行政长官的双普选。双普选于2015年基本落幕,他们在较长时间内都看不到双普选。

田飞龙分析说,回归以来中央治港跟民主派追求双普选之间的种种斗争和不信任,外部势力干预带来一步步撕裂、怨恨和泄愤,青年本土主义完全无视一国两制框架中不能去触动的一些底线和界限。“这样导致依靠香港本身法治的力量,靠香港社会包容的力量,已经走不下去了。”

他指出,“2019年借助某个偶然事件爆发的全社会性的暴乱,给出一个讯号,即香港一国两制的原有模式,实际上是失败的”,“由于(原有模式)无法走下去,倒逼中央祭出组合拳,引入国安法和新选举法,全新的属于一国两制下半场的制度体系。”

另据新华社昨天报道,为了培养港人对中国国家认同感,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每年都会在特定节日开放军营,让香港市民参观。去年7月在昂船洲海军营区内落成的驻港部队展览中心,更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功能,先后接待香港各界6000余人次参观。

驻港部队也连年举办“香港青少年军事夏令营”和“香港大学生军事生活体验营”活动,累计培训学员5800多名。此外还多次组织营区周边中小学学生进行专项军事生活体验,为香港青少年制服团体开展国防和军事知识讲座,以强化香港青少年的国家认同感和国防观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