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慧良:陈时中起手式“珊珊来迟”

订户

字体大小:

距离11月“九合一”地方选举不到五个月,台湾朝野政党正积极展开地方县市长提名布局。执政的民进党属意卫生福利部长陈时中参选台北市长,但冠病疫情未如陈预期在6月底趋缓,使他迟迟未能潇洒挥别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挥官的身份投入选战。

民进党拟提名陈时中,既想拿下台北市长,更要借陈的防疫光环带领该党打赢选战。4月政府突然舍清零政策而与病毒共存,估算6月底疫情大概走下坡,陈便可华丽转身。

过去两年多几乎天天开记者会的陈时中,6月11日以疫情稳定为由宣布停开次日记者会,隔天就发现自己确诊。比他晚些确诊的指挥中心成员后来陆续回到岗位,但他仍以快筛呈阳性而未现身。

在陈时中缺席的日子里,指挥中心主要由医疗应变组副组长罗一钧独挑大梁,外界发现指挥中心少了政治味,更具专业性。

休息两周后,陈时中一回来,有关他已找好竞选办公室、设立竞选line群组等消息满天飞。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6月27日甫预告陈时中不会固定出席每天疫情记者会,隔天下午陈却突然现身记者室,指责中国大陆以包装验出冠病病毒为由禁止白带鱼和竹荚鱼输入的不当。

但大陆只是暂停一周要求改善,陈突兀的“呛中”之举被视为准备出场的起手式。

年近70岁的陈时中被民进党高层相中参选台北市长,除了考量疫情指挥官高知名度外,也想在国民党提名的立委蒋万安和亲民党籍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相争时坐收渔利,重演1994年台北市长泛蓝分裂绿营胜出的戏码。

蓝营也认为,在台北市蓝略大于绿的选民格局中,黄珊珊若取得两成选票,则蒋万安危矣。

不过,最近情势却出现微妙变化,也出乎蓝绿意料之外。根据TVBS民调中心6月27日公布的民调,蒋万安的支持度为39%、黄珊珊24%、陈时中18%。也就是即便黄珊珊声势上扬,拉走的多是亲绿的选票。

民进党刻意拉抬黄珊珊的气势是为了压抑蒋万安,未料黄“蓝绿通吃”,让民进党傻眼。蒋形象良好,但一直缺乏爆发力,后势有待加强。

黄珊珊虽出身亲蓝的亲民党,但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过去一度与总统蔡英文交好,黄珊珊参选台北市内湖南港区的立委,民进党礼让她而未提名。黄多年议员表现优异,被民众党主席、台北市长柯文哲延揽担任副市长,柯虽已和民进党翻脸,仍可吸引部分浅绿选票。

柯文哲过去多次让黄珊珊独当一面,近来更大力吹捧黄勤奋、能干,上任后可无缝接轨,反酸蒋万安智商、体力和意志力都不如他,还讥笑陈时中都年届七旬了。

柯文哲要选2024年总统,对台北市是志在必得。他不要求黄珊珊加入民众党,建议她以无党籍的身份参选,标榜自己的团队什么颜色都有,就是要吸收四面八方的票源。

陈时中不仅被疫情困住难以脱身,同党的前交通部长林佳龙积极争取出战机会,也令他芒刺在背。

林佳龙表示,自己阵营做过八次民调,无论是他或陈都位居第三。他和陈时中互比,从两个多月前就是35%比19%;因陈的防疫处于逆风阶段,民进党若派出“仇恨值高”的人参选,容易被敌营操作弃保,自己有市政经验可转为进攻一方。

此言被视为在影射陈时中,林佳龙昨天解释是误会,有致电陈,但陈未接电话,也传了短信,但陈没有回音。

民进党在台北市至少有35%选票;2018年该党提名的姚文智只拿到18%,是因公投投票拖得太晚,部分绿营支持者担心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当选而改投柯文哲。该党认为一旦正式提名以及选举操盘,陈时中仍有胜算。

行政院长苏贞昌6月曾口误称“要打赢防疫的选战”,事实上疫情绝对是年底选举重要影响因素。

指挥中心发言人庄人祥说,也许要到7月底,单日病例才可能跌破万例,那么陈时中要以什么姿态赶上民进党7月17日全台党代表大会参与共同造势列车?奥密克戎变异株BA.4、BA.5可能已进入台湾社区,后续疫情发展必然是未爆弹,作为候选人的陈时中也得面对这两年多来防疫政策的总体检。

届时他是率领民进党旗开得胜的人,还是拖垮民进党选情的人,年底便见真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