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旭:中美贸易战找到台阶下?

订户

字体大小:

早点

京腔新韵

中国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星期二(7月5日)举行视频通话,成为中美贸易战可能迎来转机的最新信号。

据中国官媒发布的消息,双方在通话中就宏观经济形势、全球产业链供应量稳定等议题交换意见,中方也对美国取消对华加征关税和制裁、公平对待中国企业等问题表达关切。

美国财政部的声明没有提到关税,但称双方谈了美中两国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发展,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扬和粮食安全挑战下的全球经济前景。耶伦也“坦率”地提到俄乌战争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以及中国不公平、非市场的经济行为。

两人的通话,正值拜登政府可能取消特朗普时代对华关税的消息甚嚣尘上。据彭博社、《华尔街日报》等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最早可能在本周做出相关宣布。

对华惩罚性关税是美国上一任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遏制中国的标志性举措。这场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战开打至今已有四年,美国没有达成目的,中美双方也都没有得到好处。

贸易战没有换来中国改变经济模式,北京甚至在面对“卡脖子”威胁后,加大对科技等领域的政府支持;美国也依然高度依赖中国商品,去年的对华贸易逆差扩大到3553亿美元(约5000亿新元),仅次于2018年4182亿美元的最高纪录。中国则在关税上给予美国对等报复,同时也不得不接受一些企业分散投资、产业链向东南亚国家转移的损失。

贸易战没有赢家,是经济学者的普遍共识,但作为贸易战发起方的美国,要取消关税、让贸易战降级也面对代价。

2020年拜登在竞选总统时就明确表态,中国应该对不公平的贸易政策负责,但他不认同单方面加征关税的做法。换句话说,拜登对关税能否达到特朗普的预期目标存有质疑,对贸易战的负面效应也并非不清楚。

然而,在正式入主白宫的一年半里,拜登直到最近才在调整关税问题上松口。这与美国国内反华的大环境有关,作为一名老练的政治家,他很清楚在美国的政治现实中,反华是最大的政治正确。因此,如何找对时机,顺理成章地退出伤害经济的关税策略,又不会因此而被批对北京示软,是拜登在关税问题上必须做出的权衡。

俄乌战中后的严峻通胀形势,给拜登送来了这个下台阶。在迎向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之际,美国社会正出现一个比“反华”更大的政治正确,那就是必须缓解40年来最严峻的通胀,解民之苦、缓解民怨。

今年5月美国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升8.6%,创下40年新高。俄乌战争的阴霾与刹不住的通胀动摇市场信心,美股从今年1月的高点下滑20%,加上美联储加速升息,外界对美国经济陷入滞胀的担忧加剧。美国商业团体、经济学家等近期不断呼吁政府,要求放松部分进口关税。

不过,白宫在这个问题上仍在摇摆,政府内部对于是否取消关税存在明显分歧。耶伦和商务部长雷蒙多竭力推动放宽关税,以抗击通胀,保卫美国经济;贸易代表戴琪则主张继续保留对华关税作为谈判筹码,维持对中国的压力。

耶伦和刘鹤的通话,不排除是中美高层做出调整关税的重大决策前,进行最后的通气。中美双方在通报中用“坦率”“坦诚”等外交辞令形容通话,说明双方分歧并不少。如果拜登真的宣布调整关税,相信北京会正面回应,这将是缓和中美贸易关系的重要一步;但即便如此,这也绝不表示华盛顿改变对北京不公平贸易行为的研判。

耶伦早前就公开表明,拜登政府将寻求“重新设置”(reconfigure)特朗普时代留下的对华惩罚性关税,使其更具战略性。从美方近期释放的消息看,华盛顿很可能打出“组合拳”,一方面降低服装、生活用品等消费品关税,让美国消费者能继续购买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同时启动一项针对行业补贴的新调查,在科技等战略领域提高关税。这显示,华盛顿在高科技、政府补贴等领域,丝毫不会放松对北京的施压。

2018年开打的贸易战,拉开中美在更广泛领域对立的序幕,中美对立格局恐怕在未来二三十年都难以逆转。与特朗普政府简单、粗暴的关税不同,拜登政府是以更老练和有策略的方式,对中国进行大国竞争。中美在战略上的竞斗局面,不会因为部分关税取消而改变,但无论如何,世界两大经济体若能缓和在贸易上彼此互伤的局面,从大方面说,对世界仍是件好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