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社会调剂”超生婴儿引发争议

网上流传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向夫妻邓振生和唐月英发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互联网)
网上流传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向夫妻邓振生和唐月英发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互联网)

字体大小:

广西桂林全州县在上世纪90年代把超生孩子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一事,迅速引发争议。有全州民众就此事通过书信向官方申诉,要求追究“拐卖儿童事件”。目前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已被停职检查。

(北京综合讯)广西桂林全州县在上世纪90年代把超生孩子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一事,本周迅速引发争议。有全州民众就此事通过书信向官方申诉,要求追究“拐卖儿童事件”。目前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已被停职检查。

综合《新京报》与《福建日报》报道,一份落款为全州县卫生健康局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于星期二(7月5日)在网络流传。文件显示,全州县信访局6月28日将“要求追究高某某等人涉嫌拐卖儿童一案,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信访事项,转交全州县卫健局办理。

夫妻未能交齐超生罚款 儿子被抱走时未满一岁

涉及的信访夫妻邓振生和唐月英育有四子三女,被抱走的男孩邓小周在家中排行老七,出生于1989年9月,被抱走时未满一岁。当时乡政府以及计生站的工作人员要求他们缴交超生罚款,但他们一直未能交齐。

家中排行老五的姐姐称,在1990年8月,时任全州县安和乡计生站站长的高丽君和几个人将弟弟从母亲怀中抱走。在邓小周被抱走的30多年里,他的父母一直四处打听他的下落。此次收到全州县卫健局的答复后,家中哥哥将此事发布在网上,这才引发社会关注。

全州县卫健局在发给邓振生和唐月英的告知书中称,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

告知书称:“经核实,你们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

社会调剂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

告知书还指出,为便于和促进全县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当时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因此“我局对你们提出的信访事项不予受理。”

这份文书迅速引发舆论哗然,相关话题接连冲上微博热搜榜单前列。

桂林市政府新闻办5日发布消息,由中共桂林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到全州县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情况,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同时,工作组将深入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切实维护信访人合法权益。

上世纪80、90年代,中国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部分地区确有“社会调剂”之举,且远非个案。

《中国青年报》在2014年刊发《被“调剂”了23年的人生》一文,当中提到在23年前的四川达州,把交不起罚款的超生家庭的孩子交给单身人士领养的做法,被称为“调剂”,这是当时处理超生婴儿的一种举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