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情

郑州爆发村镇银行存户冲突后 河南金融监管机构将分批垫付本金

大批河南村镇银行存户,星期天(7月10日)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外拉起横幅维权。(匿名者向法新社提供)
大批河南村镇银行存户,星期天(7月10日)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外拉起横幅维权。(匿名者向法新社提供)

字体大小:

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星期一晚宣布,对四家村镇银行账外业务客户本金分类分批开展先行垫付工作。7月15日起的首批垫付对象,为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5万元以下的客户;5万元以上的则陆续垫付,垫付安排另行公告。

中国河南省会郑州爆发村镇银行存户与警方冲突后,河南相关部门紧急出面安抚,当地金融监管机构星期一(7月11日)晚宣布分批垫付本金。中国舆论担忧,这起事件若处理不当,将冲击民众对政府部门的信任。

网络流传的视频和照片显示,大批河南村镇银行维权存户星期天(7月10日)聚集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支行外,拉起“反对权力任性”“没有存款,就没有人权”等横幅。

当地警方在现场派驻大量警力,也有身着白衣的人员筑成人墙阻挡维权者。

现场一度发生肢体冲突,有白衣人强行拖拽维权者,场面十分混乱。据了解,一些维权者被带上大巴后,送往当地一些学校等地点接受了训诫。

今年4月中旬,河南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均发生存户无法正常取款问题。据维权者称,受影响的存户有数十万人,涉及资金高达300亿元(人民币,下同,62亿新元)。

上个月,部分存户前往郑州讨说法,却因健康码被赋“红码”遭限制行动,引发中国舆论关注;包括中共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在内的五名地方官被问责。

星期天的维权集会后,河南许昌市警方当晚发通报称,公安机关近期又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并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案件侦办工作正有序推进。

据通报中提到的案情,2011年以来,犯罪嫌疑人吕奕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河南新财富集团等公司,实际控制禹州新民生等几家村镇银行,利用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等进行揽储和推销金融产品,并以虚构贷款等方式非法转移资金。

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星期一晚宣布,对四家村镇银行账外业务客户本金分类分批开展先行垫付工作。7月15日起的首批垫付对象,为单家机构单人合并金额5万元以下的客户;5万元以上的则陆续垫付,垫付安排另行公告。

存户刘先生上个月在维权存户被赋“红码”的舆情发酵后,赫然发现自己一年多前存入其中一家村镇银行的5万元已无法取出。他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和很多人比起来,5万元不算多,但这也是大半年的工资。”

刘先生说,看到维权存户被赋“红码”,还遭到警方驱离,他越来越没有信心。“三个月过去了,好多人都在煎熬……(政府)好像没有要帮我们,反而千方百计阻挠合法维权。”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存户告诉本报,他在2020年通过第三方平台把15万元存入柘城黄淮村镇银行。

今年5月,他在网上看到中国媒体关于河南村镇银行取款难的消息后,意识到自己成为受害者。

过去一个多月,他不断到国务院、信访局网站留言诉苦,“现在看起来只有等,没有其他办法。”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受访时指出,赋“红码”、维稳等表面措施治标不治本。

他说:“如果存户的损失无法挽回,肯定还是会通过各种方式主张他们的权利。”

微信公众号“明叔杂谈”昨天发文指出,此事如果处理不当,不仅将损害数十万存户的合法权益,还将影响社会稳定,甚至是冲击民众与政府部门之间的信任。

文章也担忧:“这起事件稍有不慎,就可能从存户与涉嫌违法犯罪的村镇银行及其背后实际控制主体之间的矛盾,转变为利益受损的存户跟党和政府之间的矛盾。”

(记者是《联合早报》北京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