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再算清零经济账

订户

字体大小:

没想到时隔近三个月,我再次被隔离在家。

上海官方星期三(8月31日)通报新增一起冠病感染者。由于我和这名感染者的同机乘客有过接触,我被要求,接受七天居家隔离和三天健康监测。

在得知自己成为“密接的密接”之后,我经历了疾控中心、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的轮番电话轰炸。为降低对所在辖区影响,基层干部尝试劝我到酒店集中隔离:“反正不用你出钱。”尽管最后还是按规定居家隔离,但这让我对集中隔离的成本有了好奇心。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