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旭: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

订户

字体大小:

一个多星期前从新加坡飞抵北京,迎接我的是一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这是中国取消入境强制隔离的第二天,北京首都机场的国际航班抵达区还是很冷清,因为没有其他航班在同个时间落地,入境的过程很顺畅。

取了行李走出航站楼,倒是被德士站人头攒动的景象吓了一跳。德士师傅说,北京疫情高峰过去后,国内航班的人流多了起来,生意好了不少。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