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中俄朝密切互动 是否走向结盟受关注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右)今年9月12日至17日访问俄罗斯,9月13日在远东地区阿穆尔州东方航天发射场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路透社)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右)今年9月12日至17日访问俄罗斯,9月13日在远东地区阿穆尔州东方航天发射场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与俄罗斯和俄罗斯与朝鲜10月将分别迎来受外界高度关注的双边高层会谈,引发外界对于中俄朝走向结盟的关注。受访学者分析,中俄朝目前着重于在双边关系中各取所需,不意味着三国正在共同建立新的三边机制。

但学者指出,中俄朝三边关系发展存在不确定因素,不排除朝鲜可能通过加强朝俄关系,寻求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中国、俄罗斯和朝鲜近两个月来频密接触。俄罗斯总统普京定于10月访华;这将是国际刑事法院今年3月以战争罪名向普京发出逮捕令后,普京首次出国访问。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也料于本月访朝;外界普遍认为,这可能是为普京访朝做铺垫。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则是在9月12日至17日访问俄罗斯,他在远东地区阿穆尔州东方航天发射场同普京会晤,并邀请普京访朝。金正恩访俄期间也视察了当地军事工厂,释放出两国加强军事合作的强烈信号。

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中国外长王毅紧接着在9月18日至21日访俄。

在中朝关系方面,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鸿忠7月底率团访问朝鲜,并出席朝鲜战争停战70周年纪念活动。不到两个月后,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国中9月初也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朝出席朝鲜国庆75周年庆祝活动。

中俄朝高层隐蔽的互动,让外界雾里看花。有观点认为,中俄朝正在加紧抱团,三方可能加速形成准同盟关系,东北亚可能再现新冷战态势。

不过受访学者均认为,双边会谈愈发频密并不意味着,中俄朝正在共同建立新的三边机制。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东亚国际关系助理教授柳庸煜(Ryu Yongwook)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中俄朝除了外交上的合作,并未取得有意义的三边合作,因此要说中俄朝三边联盟正在形成,仍言之过早。

但柳庸煜不排除中俄朝日后推进三边合作机制的可能性,若美国对这三国采取类似的强硬政策,“他们可能会看到自己的未来紧密相连,并团结起来抵抗美国的压力”。

香港岭南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学系教授张泊汇受访时说,中俄、中朝和俄朝之间的双边关系,有着各自不同的动力。中俄关系由全球政治力量平衡驱动,中朝关系的基础是北京需要朝鲜作为安全缓冲,俄朝关系的提升则是因为俄罗斯在俄乌战争中需要更多弹药;这并不意味着三国正在共同追求新的三边体系。

张泊汇指出:“中国尤其警惕中俄朝之间三边机制的出现可能导致其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紧张关系进一步恶化。”

他说,北京在韩国转向美国和日本之际,正寻求改善和首尔的关系。若中国和俄罗斯与朝鲜建立三边机制,必将把首尔完全推向东京和华盛顿。 

分析:三边关系存在不确定因素

美日韩今年对中俄朝在东北亚区域的合作愈发警惕,美日韩8月已签署“戴维营精神”等三份文件,实现三国同盟的制度化。

金正恩访俄后,俄罗斯和朝鲜之间的军事合作尤其受到关注。美日韩共同发声,对俄朝双方有关军事合作的讨论提出“严重关切”,并称美日韩同意“坚决回应任何违反安理会决议、威胁地区安全的行为”。

专家推测,朝鲜和俄罗斯可能在金正恩访俄期间,讨论被禁止的武器交易和其他军事合作措施,朝鲜可能寻求通过在俄乌战争中提供军事支持,向俄罗斯换取先进的军事技术和经济援助。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本周引述匿名美国官员称,朝鲜已开始向俄罗斯转移大炮。另有消息称,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7月访朝期间向金正恩提议,中俄朝一同举行海上联合军演。

不少分析认为,俄朝的抱团势态将令在中俄朝关系中被视为“大哥”的中国陷入尴尬局面。中国自俄乌战争以来就谨慎发言,避免被国际社会划入俄罗斯阵营,过去一个月来,也出现呼吁中国发挥影响力,避免俄朝加深军事合作的舆论。

日媒9月报道称,金正恩在疫后的首次外访选择了俄罗斯,是委婉地向中国表达对朝支援的不满。

柳庸煜认为,俄朝领导人会谈相信主要是为了满足各自急迫的需求,而不是由更大的战略考量所驱动。但不排除朝鲜可能寻求通过此举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朝鲜利用两个共产主义大国的分歧来谋求自身利益,这在历史上已有先例。

柳庸煜研判,若俄朝关系进一步发展,并偏离北京的外交方向,这将引起北京的关切。但目前为止,北京相信并不反对俄罗斯和朝鲜走得更近,并致力于团结它们,以抵抗美国对北京日益增加的压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