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老板中国人 很多人都是自愿 缅甸诈骗园区 为何难以整治?

中国和缅甸执法部门在9月初针对缅北诈骗园区展开了联合执法行动,图为9月16日由缅方移交给云南普洱公安机关的109名缅北电信网络诈骗嫌犯。(中新社)
中国和缅甸执法部门在9月初针对缅北诈骗园区展开了联合执法行动,图为9月16日由缅方移交给云南普洱公安机关的109名缅北电信网络诈骗嫌犯。(中新社)

字体大小:

有关中国民众被困在缅北诈骗园区的消息近年不时见诸报端,使该灰色产业备受关注。缅甸这个长期处于内战的神秘国度是如何成为电信诈骗温床?中缅两国的联合执法能否整治诈骗活动?邻国旅游业是如何受牵连?

来自浙江台州的中国商人蔡伟军2018年投入约50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95万新元),在缅甸腊戍成立一家废塑料回收厂,进行塑料加工制造。

腊戍是缅甸北部掸邦的第二大城市,历史文化与中国云南素有渊源。当地30多万的人口中有超过一半是华人,是缅甸华人比例最高、华文教育文化最普及的城镇之一。

蔡伟军告诉《联合早报》,许多中国商人选择在腊戍经商,是相中当地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和会说中文的员工。但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腊戍的这一特征,也恰恰被诈骗团伙看上。

源自台湾的电信诈骗团伙在中国大陆境内被打压下去后,五年前开始转移至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简称西港)等地。这些犯罪分子除了诈骗,也经常涉及赌博、谋杀、人口贩卖、囚禁等非法活动,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

迫于舆论压力,柬埔寨去年下半年也开始严打电信诈骗活动,导致电信诈骗大本营再一次跨国转移。这一次,是转移到缅甸。

其实,早在几年前,已经有一些诈骗团伙开始把目光投向缅北和缅甸东南部的“金三角”地带。

缅甸在2019年实施新《赌博法》,允许外国人在缅甸合法注册经营赌场。新法案的出台,加上移动技术的迅猛发展,进一步加速了缅北赌业和诈骗业的发展。

蔡伟军忆述,他首次听闻缅甸的诈骗园区是在2020年初,当时冠病疫情肆虐,很多在缅甸的中国商人都生意惨淡,却有一名在仰光经商的朋友声称要到缅甸东南部的妙瓦底开“分厂”。

“当时我很纳闷,不明白妙瓦底这种三不管地方还有什么商机。我向朋友追问后才发现,他所谓的大项目,其实就是诈骗园区。”

柬埔寨去年下半年开始对电信诈骗活动展开打击行动后,诈骗团伙把大本营转移到缅北和缅甸东南部“金三角”地带。图为位于缅甸和泰国接壤地带的妙瓦底诈骗园区。(受访者提供)

诈骗园区在缅北兴起后,对蔡伟军公司的员工招聘造成巨大冲击。由于疫情期间陆路口岸关闭,货物无法出口到中国,很多工厂被迫停工停产,许多缅甸员工在失业后都跳槽到诈骗园区工作,赚取更丰厚的薪金,等到疫情结束后,他们已不愿意重操旧业。

蔡伟军说,这些员工原本在工厂上班,工资一般只有1500元左右,去到诈骗园区后,收入至少增加四倍,在“业绩”好的时候,加上提成,每月可赚上十几二十万元。“我认识的年轻缅甸打工族,有之前做过行政、导游、翻译员的,现在几乎全部都在诈骗园区内工作。”

更让他感到无奈的是,缅北诈骗园区的幕后老板都是中国人,这让当地人误以为在缅甸的中国商人都从事诈骗,都赚得盆满钵满,不少人——特别是政府官员,或有执法权的警察或军人——于是萌生贪念,打起中国商人的主意。

蔡伟军说:“他们看到中国人就好像看到行走的人民币,趁机进行敲诈,找各种理由对我们进行举报,想办法从我们身上弄点钱。”

蔡伟军去年5月还被一名前员工绑架,对方要求支付30万元赎金才肯放人。他说:“幸好当时我联系到在当地有点势力的朋友,让他带着枪支和我会合,才成功从绑匪手中脱困。”

不过,有了这次经历,蔡伟军开始重新考虑是否还要留在缅甸经商。他说:“这里的局势短期内看似不会好转,我的投资注定血本无归。为了让家人安心,我可能只好放弃,回国重新再来。”

缅北诈骗活动的受害者,除了像蔡伟军这种做正当生意的商人和受骗损失金钱的人,当然还包括被骗到当地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的中国民众。有关新闻近年不时见诸报端,不少被救回中国的受害者向媒体披露,自己是被“高薪招聘”信息诱惑被骗至缅北,因业绩不佳曾遭受挨饿、毒打、电击等惩罚。

联合国今年8月引述“可靠消息”说,有至少12万人被迫在缅甸为诈骗集团工作。受害者除了来自中国,还包括东南亚、甚至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很多人其实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从事专业工作,精通电脑和多种语言。

一名中国科学院张姓博士在妙瓦底被困超过一年后,今年9月被救回国的消息,也连日登上微博热搜。

参与张姓博士救援行动的一名中国志愿者阿龙(化名),过去几年从柬埔寨、缅甸诈骗园区解救了超过200名受害者。

阿龙受访时坦言,缅甸的救援行动比柬埔寨来得困难,主要因为当地的形势复杂得多。

他解释,由于缅甸地缘政治局势不稳定,大部分外籍诈骗人员只能通过中介偷渡入境,整个过程提高了诈骗园区的雇佣成本,因此诈骗团伙要求更高的赔付才肯放人。

他说:“如果是通过合法渠道入境,机票和普通运输费用最多是一两万元。一旦涉及偷渡,这笔数目少则10万元,多则40万元。此外,赔付还包括这些人员在园区的各种开销。”

他说:“缅甸军政府虽积极配合打击电信诈骗,但由于缅北大部分地区不在中央政府的管辖范围内,他们的能力有限。地方武装组织是直接拿到诈骗园区红利的人,他们不会那么愿意配合救援行动。”

阿龙感叹,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缅北的诈骗产业还在无序扩张,而且还有很多人其实是自愿要到诈骗园区工作。

他说:“媒体报道总是把焦点放在从园区被救出的受害者身上,但我们不能忽视的是,求救的人数只占总园区人数不到1%。这说明,大多数从事诈骗的人员还是有利可图,他们赚到了钱不想走。”

中国与缅甸近一个多月开展多轮反电信诈骗联合执法,超过2300名诈骗嫌犯落网。受访学者认为,改善中国就业形势和经济环境才是打击诈骗集团的长远之计。

中缅8月下旬就打击跨境电信诈骗合作达成共识后,双方执法部门在9月初开始针对缅北诈骗园区展开了联合执法行动,捣毁数个诈骗窝点。参与联合执法的还包括不在缅甸中央政府管辖范围内的佤邦政府。

截至10月10日,从缅北被捕并押解回中国的诈骗嫌犯多达2317名,其中包括幕后“金主”、组织头目和骨干等。

在这之前,中泰缅老四国警方8月中旬也曾启动专项合作打击行动,在泰国清迈共同建立协调中心,打击赌诈及衍生的人口贩运、绑架、非法拘禁等犯罪。这是继2011年“湄公河大案”后,四国跨国联合执法行动进入另一新阶段。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张云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协调中心可在情报交换方面发挥作用,在大案的侦破、部署和抓捕开展合作,更精准地打击跨境电信诈骗。

他也说,协调中心将可克服中国警方之前在跨境执法上所面临的限制。“缅甸中央政府在缅北部分地区没有执法权,但通过这个机制,中国将可通过影响力,直接与当地的势力合作打击电信诈骗。”

诈骗园区解救志愿者阿龙认为,过去一个多月的联合执法行动从官方的角度来看,是很大的胜利,也对诈骗产业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他不讳言,要在现阶段称情况已有所改善,还为时过早。

他说:“对于一个五六十万人的产业来讲,你觉得逮捕两三千人算什么吗?一个园区都不止这些人吧,何况在缅北大大小小的园区有上千个。”

除了增加反诈宣传和执法行动,张云认为,改善中国年轻人的就业形势和中国经济环境才是打击诈骗集团的长远之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张云解释,无论是陷入打工骗局,还是被骗走钱财的受害者,诱因归根结底都是不满于现状、想赚快钱的人心。“诈骗集团就是利用这种心理,把他们骗进去。但如果这些人在国内有好的就业,就不至于出外闯、铤而走险。”

他提议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增加人才交流,特别是在制造业、科技、金融和能源领域,通过技术转移和知识共享,促进当地的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他说,如果能在当地提供比诈骗产业更好的就业条件,才有可能防止人们被该产业套住。

阿龙则悲观地认为,无论经济形势如何,都会有一批想赚快钱、不劳而获的人,这也是诈骗产业可以长期生存的理由。

他说:“只要是贪心、不甘于苦干的人,就不会踏踏实实付出努力辛苦赚钱。他们一切的遭遇都是那颗不安分的心造成的,都是贪婪,都是心存侥幸。”

诈骗活动大本营跨国转移,结果却殃及东南亚旅游这张名片。有关诈骗园区的负面新闻让中国游客却步泰国和柬埔寨,导致当地旅游业疫后复苏缓慢。专家强调,游客被“嘎腰子”(割肾盗卖)或绑架可能性极低,更多是以讹传讹。

泰国过去10年来一直是中国游客的热门旅游目的地。2019年入境泰国的中国游客多达1100万人次,占赴泰游客总数超过四分之一;旅游业占泰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1%,为20%泰国人提供就业,中国游客疫后重返对该国提振经济至关重要。

泰国从9月25日起对中国游客实施免签政策,以吸引更多游客到访。免签政策实施首日,泰国首相社德他亲自到素旺那普机场迎接中国游客的到来。(路透社)

不过,疫后泰国旅游业的复苏并没有预期中强劲。泰国旅游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首九个月,入境泰国的中国游客只有约230万人次,10年来首次跌出泰国最大客源地。

据法新社报道,泰国旅行社协会主席西斯迪瓦查尔认为,网上对泰国的负面言论是中国游客人数下降的原因之一。

事缘中国社交媒体不时传出有旅客在泰国旅游时被“嘎腰子”和绑架的假消息,有泰国媒体报道称,许多无良网红通过这类虚假信息吸引眼球,赚取流量。

中国今年8月上映两部与东南亚赌诈和犯罪活动有关的电影《消失的她》和《孤注一掷》,更是进一步强化了人们的误解。影片中虽未提及具体国家,但场景与泰国、柬埔寨等国家相似,使东南亚旅游的安全话题成了中国网上舆论焦点。

在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假期到泰国旅游的35岁深圳程序员周惠雄认为,这些负面信息被网络舆论持续聚焦放大,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说:“我这次在泰国的旅游体验很好,和之前几次的旅游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除了枪击事件(指曼谷商场暹罗百丽宫10月3日发生的枪击事件),治安也没有什么问题。”

据周惠雄观察,假期到泰国旅游的中国人其实不少,无论是前往曼谷的航班,还是当地酒店或旅行团,都被订满了,游客几乎都是中国人。

尽管负面新闻缠身,泰国依然是许多中国游客的热门旅游目的地。图为中国游客十一黄金周假期在曼谷网红景点“四面佛”打卡。(中新社)

为了吸引更多中国游客,泰国从9月25日起对中国游客实施免签政策。当局预计,长达五个月的免签措施将吸引290万中国游客访泰,并带来1403亿泰铢(约52亿新元)的收入。

过去几年被诈骗丑闻缠身的柬埔寨则没有那么乐观。一名在金边经营酒店超过20年的新加坡商人郑登耀感叹,有关柬埔寨的负面消息导致中国的游客数量骤减,当地许多酒店的入住率只有30至40%。

他说:“我们完全感觉不到黄金周假期对旅游业的提振。这些电影上映的时间点正好就在黄金周前,安全课题直接抹杀了人们到柬埔寨旅游的欲望。”

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雷小华研判,除了安全顾虑,泰、柬乃至东南亚旅游业复苏乏力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导致人们出境旅游消费的意愿下降。

中国官方上星期六(10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十一黄金周假期的出境游人数只恢复至2019年疫情前同期的85%。

对于网上抹黑东南亚国家的谣言,雷小华认为,中国和受影响的国家可以通过不同媒介加强对旅游业的宣传。另外,中国也应该对网络上流传的这类假消息即时进行引导,避免负面的舆论发酵,以讹传讹。

诈骗园区解救志愿者阿龙强调,几乎所有流传无辜中国游客在泰国和柬埔寨被诈骗集团盯上的消息都不属实,或被断章取义。

他说:“99%被绑架的案例其实都涉及灰色产业,很多受害者和绑匪都是认识的。我在东南亚进行救援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游客走在大街上被人绑走卖到诈骗园区去的案例。”

阿龙解释,诈骗园区为了可以长期经营,基本上都遵守不和外界联系的规矩。“他们都是低调行事,希望在园区里闷声发大财,只管园区内的事,外面的事一概不参与。”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