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忌惮上合组织?分析:不干涉主权安全模式与西方有差距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11月22日在演讲时提出,诸如上合组织、亚细安等全球南方国家构成的区域组织,建立安全社群目的是确保“主权不会被干预”。 (缪宗翰摄)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11月22日在演讲时提出,诸如上合组织、亚细安等全球南方国家构成的区域组织,建立安全社群目的是确保“主权不会被干预”。 (缪宗翰摄)

字体大小:

上海合作组织今年再度扩员,接纳伊朗为新成员国,也引起西方阵营忌惮。台湾知名国际政治学者石之瑜认为,上合组织反映出全球南方区域组织确保“主权不会被干预”的安全社群模式,与欧美“限制主权为恶”的模式有差距。

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工作重点的上合组织,今年7月正式纳入伊朗为第九个成员国,也批准签署白俄罗斯加入的备忘录,后者预计于2024年加入。现阶段,上合组织由中国与俄罗斯主导,其他成员国包含印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随着伊朗的加入,不少西方观点认为,北京与莫斯科正借由跨越欧亚的上合组织,打造成对抗西方围堵的安全堡垒。

具有台湾教育部荣誉国家讲座头衔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石之瑜,星期三(11月22日)在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发表专题演讲。他以欧盟与上合组织为例,解析全球南方(global south)国家与欧美全然不同的安全社群模式。

全球南方国家,指的是低收入、人口密集、基础设施差的发展中国家,主要分布于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由于不少位于南半球,因而得名。

石之瑜指出,上合组织在解决安全问题时,最重要的是仰仗成员国“不选边”模式,并主张不干涉各国主权,让组织内有领土争端的国家可以俩俩慢慢解决。

他解释,诸如上合组织、亚细安等全球南方国家构成的区域组织,建立安全社群的目的是确保“主权不会被干预”;而欧洲国家由于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跨国种族屠杀经历,欧盟的建立因此是要确保“限制主权为恶”,这是两种安全模式主要的差异。

上海合作组织现有九个成员国,包含中国、印度、俄罗斯、伊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另外还有三个观察员国,分别为阿富汗、白俄罗斯与蒙古,以及14个对话伙伴。图为10月在吉尔吉斯斯坦举行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会议。 (新华社)

他也提到,持“民主和平论”观点的西方学者往往批评,上合组织不是民主国家,而是“独裁者联盟”, 更没有具体要达成的目标,不但无法构成有效安全社群,还不断扩张。

石之瑜认为,这种批评是源于西方学者对不同的安全模式感到不安,进而将其视为价值竞争。

对于上合组织的安全社群模式,石之瑜进一步指出,上合组织的合作事实上都是在双边中进行,而不是多边。

他说,由于不少上合成员国在历史上都属于游牧民族,没有明显固定疆域概念,需要不断移动,且相互迁徙,国与国之间有不少“飞地”,即一个地理区域内,有另一个国家的属地,因此彼此间有很多领土冲突。

石之瑜指出,正因为这样的历史因素,若是没有上合组织这种不选边、不干涉主权,鼓励各国“俩俩解决”的多边机制,这些国家在双边合作就会有困难。

他进一步解释,“当你知道大家都不会选边,派系斗争就不会出现,也就不会有代理斗争。两国出现争议后,没有急迫感要立刻得出结果”,因此反而可以慢慢解决,不用担心、也不必升高冲突。

石之瑜认为,这正是全球南方区域组织提供的“去安全化”(desecuritization)方式,也就是把问题由紧急事件模式转变为一般性政治商谈的过程。

在演讲尾声,石之瑜也以新加坡为例,指有观点质疑新加坡游走于中美之间,但正因为新加坡的不选边,才成为广受亚细安国家接受的“去安全化”国家。美国跟中国若要逼迫新加坡选边,就会得罪所有亚细安国家,反而使得两强有所节制,而新加坡也有了更多劝和的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