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稿:收费高货主使用率低 陆海新通道通往何方?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重庆目前形成以团结村站为主,小南垭站、鱼嘴货运站为辅的铁路集装箱场站格局,为陆海新通道互联互通提供支撑。图为一辆铁海联运班列今年10月11日从团结村发车前往广西钦州港。(中新社)
重庆目前形成以团结村站为主,小南垭站、鱼嘴货运站为辅的铁路集装箱场站格局,为陆海新通道互联互通提供支撑。图为一辆铁海联运班列今年10月11日从团结村发车前往广西钦州港。(中新社)

字体大小: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旗下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货运量在疫情后实现适度增长,但物流业者反映,新通道的铁海联运运费持续高企,加上中国经济复苏态势不稳,地方政府因财政紧张,调低对陆海新通道的货运补贴。不少货主因此不介意更长的运货时间,选择回归到更便宜的江海联运,让货品从重庆沿着长江运往上海再出海。这个位于西部的陆海新通道,发展前景因此面临不小的挑战。

陆海新通道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旗舰项目之一。在中国国家发改委支持及重庆主导下,渝桂黔陇四省市区2017年8月成立南向通道朋友圈,合作共建连接中国西部与亚细安的物流贸易大通道。以广西北部湾为出海口的南向通道,在2018年11月更名陆海新通道,并在2019年10月扩大涵盖中国西部12省区市、海南省及广东省湛江市。

在2020年冠病疫情及长江汛情影响下,陆海新通道充分发挥替代优势,助推企业复工复产并维护供应链稳定。湖南省怀化市去年7月的加入,使陆海新通道省际协商合作机制进一步扩容为“13+2”的新格局。

重庆市领导层今年初完成换届后,持续加码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并将这项中国国家战略定位为推动新重庆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