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政党轮替失败 侯友宜眼眶泛红为败选负责 学者:国民党中央须改变官僚老旧习气

国民党正副总统候选人侯友宜(左二)、赵少康(右二),以及党主席朱立伦(左一)、侯友宜竞选办公室执行长金溥聪(右一)星期六(1月13日)晚在竞选总部,为没能实现政党轮替,向支持者鞠躬致歉。(法新社)
国民党正副总统候选人侯友宜(左二)、赵少康(右二),以及党主席朱立伦(左一)、侯友宜竞选办公室执行长金溥聪(右一)星期六(1月13日)晚在竞选总部,为没能实现政党轮替,向支持者鞠躬致歉。(法新社)

字体大小:

台湾最大在野国民党力拼政党轮替再次失败。国民党总统候选人侯友宜星期六(1月13日)败选后,三度向支持者鞠躬致歉,眼眶泛红表示,“我尊重台湾人民作出的最后选择”。

候友宜也喊话民进党籍正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和萧美琴,不要辜负台湾人民对执政者的期待。他并呼吁执政党打造清廉有效率,让人民期待、信任的政府。

受访学者指出,台湾民众的政治认同高于对道德标准的要求,任何议题操作都难以打破僵化的社会结构,国民党中央权力运作手法老旧,以及候选人整体条件欠佳都是败选原因。

国民党已失去政权八年,在这次总统大选中以33.49%得票率,再尝败绩。新崛起的民众党成为左右政坛关键力量后,国民党四年后重夺政权的希望更低迷。

党内传出对党主席朱立伦不满的声音。朱立伦子弟兵、国民党2024竞选发言人凌涛则将责任归咎于民众党总统候选人柯文哲的竞选总干事黄珊珊,指责她在选前多次拿假民调欺骗大众,让选民误以为能依靠柯文哲下架民进党,结果证明柯文哲的支持度还不如侯友宜。

他并指责,黄珊珊与柯文哲是在野无法实现政党轮替、下架民进党的罪魁祸首。

朱立伦则在脸书写道,距离“中华民国”拨乱反正只差最后一里路,国民党必须为了台湾人民持续改革。

国民党此次斩获的立法委员席位大增14席,达到52席,重新成为立法院第一大党,但仍不足迈过席次过半的门槛。

朱立伦说,这是人民对国民党的重大付托,未来所有立委一定会发挥最强的专业、最大的战力监督执政当局。

侯友宜星期六晚率副总统候选人赵少康等竞选团队,在新北市板桥第一运动场前广场与支持者见面。

侯友宜一肩扛下败选之责,在致词过程,他眼眶泛红,对同仁在后台流泪感到不舍,并三度向支持者鞠躬。现场气氛低迷,但台下群众仍对其大喊加油。朱立伦等人未发一言便离去。

国家安全会议前副秘书长、文化大学东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讲座教授杨永明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分析,选举结果显示,“蓝白合”才是实现政党轮替唯一的胜选方程式,可惜“蓝白合”最后破局。

他说: “台湾的选举和美国一样,主要是金钱、媒体、认同等结构性问题,即使执政党贪腐,包括赖皮寮(赖清德老宅争议)、高端疫苗、论文抄袭和候选人私密影片等弊端的议题操作,都难以捍动已固化的社会结构。”

国民党首次提名本土的侯友宜参选总统,结果仍落败。杨永明指出,这是国民党的迷思,总统选举最重要的是候选人的整体条件,以及对政策的掌握、话语的呈现,对比赖清德和柯文哲,侯友宜略逊一筹,国民党支持者后来回归,多是因为提名赵少康之故。

展望国民党的未来,杨永明认为,国民党从马英九第二任期便已显现党中央弱势领导,世代交替、引进不同新血等动作又缓慢,国民党的地方执政人士,如台中市长卢秀燕和台北市长蒋万安相当有魅力,但党中央领导没有杰出表现,依然延续马英九后期的官僚、精英思维,权力运作仍是老旧、不接地气,国民党必须化危机为转机,方能徐图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