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机场禁网约车引争议 官方五天后即收回成命

上海在春节前夕发布新规,禁止网约车在浦东国际机场揽客运营。图为抵达浦东机场的乘客在出租车队列排队等候。
上海在春节前夕发布新规,禁止网约车在浦东国际机场揽客运营。图为抵达浦东机场的乘客在出租车队列排队等候。

字体大小:

上海官方禁止网约车在浦东国际机场揽客运营,引发各界反弹。在激烈舆论反对下,新规出台五天后即被废除。

上海市道路运输管理局星期一(1月29日)发布通知称,为确保浦东机场陆侧交通顺畅有序,特别是春运期间,将严禁网约车在浦东机场区域揽客运营。违规情节严重或拒不整改的平台企业,将被暂停全市区域互联网服务。

据《联合早报》星期五(2月2日)测试,当天仍能从市区乘坐网约车前往浦东机场,但在机场就无法通过滴滴、高德等主流网约车平台召车,召车界面显示“区域运营服务暂时关闭”。

上海市交通委星期六(2月3日)深夜宣布,星期日(2月4日)起恢复浦东机场区域内网约车运营服务。

上海市道路运输局客运处副处长吴学程星期四(2月1日)接受央广网访问时说,上述通知并非新规,而是重申2016年施行的《上海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若干规定》,即网约车不得在机场、火车站巡游车营业站区域内揽客。

不过,位于浦西的上海虹桥机场不受通知影响。星期五召开的春运期间虹桥枢纽大客流保障新闻通气会还指出,虹桥枢纽将协同周边场所,在春运期间为网约车提供全天一小时内免费停车。

吴学程解释,虹桥枢纽出于“因站施策”考量,目前试点引进网约车服务作为运力补充。而浦东机场巡游出租车运力供应非常充足,司机要等候五六个小时才能接到一单生意,乘客排队等待上车时间基本在10到20分钟。“像浦东机场这样的重大交通枢纽,最好以巡游出租车保障出行为主。”

浦东机场去年旅客吞吐量超过5400万人次,在中国机场中的繁忙程度仅次于年吞吐旅客6300多万人次的广州白云机场。广州市政府在2月1日的记者会上说,春运期间广州鼓励网约车司机进机场等枢纽站场接单,将协调网约车平台加大信息推送力度。

有网民在这条新闻评论区留言称,广州“把上海的脸打肿了”,还有人说:“广州是市场经济,上海已倒退回计划经济。”

上海民众也对新规颇有微词。星期五从外地出差返沪的顾先生受访时说,由于公司不报销市内打车费,他通常都在机场搭网约车回家。“出租车费比网约车贵至少50%,司机还可能绕远路。如果规定不撤销,以后会避免飞浦东机场。”

吴学程说,目前没有计划在春运后调整规定。他指出,网约车存在司机和乘客相互等候,有很大安全隐患,并补充:“我们并不鼓励网约车的低价竞争。”

网约车司机韩师傅受访时说,同行们认为新规明显是为了保护出租车而实施,如果只是规范网约车运营,没必要“一刀切”禁止。

韩师傅坦言,近来经济不景气,不少企业裁员或缩减开支,原本金融区夜间有很多白领打车,现在路上有大把空车。“找不到工作的人又来开网约车,竞争越来越激烈。出租车运营成本高,他们的日子更难过。”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陈越峰接受上海电视台采访时指出,巡游出租车排队蓄车时,网约车不能去排队,是合理的区别处理,“把它扩大到整个机场范围,既没有依据也不合理。限制了网约车司机的运营权利,也侵害了网约车的公平竞争权。”

《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也认为,行政权力突然改变市场运行规则的强势和随意性值得商榷,“这不像是发生在上海的事情,因为上海的营商环境通常被认为是最好的之一”。

上海连续两年经济增速未达标后,市长龚正上月底在市政府记者会上强调,今年将实施新一轮营商环境改革,重点之一是深入清理妨碍要素市场配置的隐形门槛和壁垒,“促进各类经营主体公平竞争”。

新加坡管理大学李光前商学院副教授傅方剑受访时分析,上海应有更好的方式来平衡出租车和网约车之间的竞争,同时保障消费者权益。“就算官方觉得现在的做法是对的,也可以提前和公众沟通说明,避免没有必要的误解和争执。”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