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硕董事长童子贤提议引进芬兰新型核电厂 为赖清德新能源政策铺陈?

字体大小:

台湾和硕董事长童子贤近日抛出让第二座和第三座核能发电厂延役,并引进芬兰OL3(奥尔基洛托核电厂三号机)新型核电厂的建议。有关想法不符合执政的民进党“非核家园”理念,但被解读成为候任总统赖清德的新能源政策作铺陈。

童子贤是民进党智库新境界基金会副董事长,今年元月中旬大选过后数日,赖清德当面询问童子贤组阁意愿,童子贤考量家人生活会受影响而婉拒。 因两人关系匪浅,童子贤上述主张引起政坛和产业界关注。

童子贤上星期天(5月5日)接受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专访,称自己30年前是“热心的反核者”,但2023年国际能源署(IEA)统计,全球努力20年,太阳能发电才占地球发电的5.6%;风力发电仅占8%,古老的水力发电也只有15%,若不靠核电协助减少碳排,全球不可能在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

他表示,台湾没有大量土地发展太阳能,风力水力等条件也不足,“更不要认为绿能本身是无害的”,例如一根玻璃纤维的风力发电扇叶长达70公尺,使用30年废弃后要掩埋在哪里?

童子贤说,台湾82%是靠排碳发电,未来会被课高额碳税,百姓得付出健康的沉重代价,发电成本依然居高不下,更会妨害台湾的竞争力。

他建议,让台湾的核二、核三厂延役,把核一、核四厂铲平,引进芬兰OL3新型核电厂,核能发电占比可提高到30至32%,届时台湾电价也会下滑30%。

台湾大学前大气系教授徐光蓉写了篇文章《童先生别闹笑话了!芬兰OL-3是大型核电终结的开始,不是核电复兴!》,指芬兰拍板新型核电厂兴建计划后,自2005年开始动工,因工程延宕等问题,直至2023年4月才正式并网,预算严重超支达110亿欧元(160亿新元),故OL3并非好的建议。

童子贤回应说,芬兰施工延宕,不代表台湾施工也会延宕,问题在于“核电是否安全?核电技术本身是否窒碍难行?”芬兰是重环保的北欧国家,若核电技术有危险或窒碍难行之处,芬兰政府不会启用OL3。

他强调,自己提出OL3,指的是可以有新思考,寻找效率与安全系数更高的新核电技术,只要安全、新颖的新技术,其他机组也可以接纳。

台电发言人副总蔡志孟星期四(5月9日)称,芬兰OL3核电厂的机组延宕多年完成,中间还发生饲水叶片裂掉的事件,最后完工成本是原兴建成本的三倍,试算结果1度电成本将近3元(新台币,下同,0.13新元)。

童子贤指出,台电2021年到2022年亏损5460亿元,其中2000亿元亏损挂在中油账目上,台电一年就亏损了一年的国防预算,反核人士都避而不谈。

台湾总统蔡英文上任之初宣示要在2025年前让核一、核二和核三厂皆除役,实现“非核家园”理想。 近八年下来,绿能成效不如预期,2023年的煤炭、石油及天然气发电比率高达八成以上。

民进党强调,能源政策必须符合社会共识、核能安全及核废料妥善处置三大前提。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