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势

台湾执政党高层称可用手机定位分析集会群众资料 在野党质疑民进党政府监控人民

字体大小:

民进党政策会执行长王义川日前声称,可用手机讯号定位分析参加集会游行群众的年龄等资料,引发民进党政府监控人民的疑虑,台湾内政部等部门首长全都撇清关系。在野的国民党拟在立法院组调查小组了解此事,民众党则要求法务部长郑铭谦依法调查。

民进党发言人吴峥星期三(5月29日)回应说,王义川参考坊间常见的各种数据分析与调查研究所做出的媒体评论,绝无涉及个人资料的问题。王义川本人则神隐。

王义川星期一(5月27日)在亲绿政论节目中透露,他们透过手机讯号定位分析参与立法院外“青鸟行动”群众的年龄、性别等资料,确认和今年初大选投票前凯道之夜,以及5月19日到民进党中央党部抗议的民众党“小草”是不同批人。

此言一出,立即在政坛掀起波涛。王义川事后赶紧解释,是利用“手机信令资料分析方法”,透过手机讯号取得人流特性分析,是商业市场进行活动调查的基本方法,过去台北灯会、新北耶诞节也有进行大数据分析。

但国民党籍的台北市长蒋万安表示,台北市政府举办跨年活动和灯会等活动,所掌握接收到的手机信令,都有经过去识别化,只有人数、人次的数据,一定不会涉及个资。

他认为,如果透过手机定位等掌握民众社会行为、政治倾向,甚至经比对知道有参加哪些活动,在民主国家来说,已违反人权及相关隐私个资,有违法疑虑。

包括国民党执政的新北市和民进党执政的台南市政府,也都打脸王义川表示,大型活动期间推估人数,资料已去个资化,仅能提供推估会场人数、滞留时间等。

内政部长刘世芳和警政署长张荣兴星期三在立法院备询时强调,警察执行群众活动勤务时,绝对不会用手机讯号定位民众。刘世芳说,不知道资料来源从何而来,“应该去请教王义川”。

国安局长蔡明彦说,政府机关若要跟电信业者索取用户资料,过程非常严谨,法律上须经高等法院同意,行政程序要经过12道程序,且只能用于司法刑事案件或国安案件使用。因王义川已经说明是民间商业活动与电信合作计划,国安局不作评论。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召开记者会痛批,民进党公然以国家机器作政治侦防,正证明甫三读通过的立法院调查权和听证权的必要性。待该法公告施行后,立法院将组成调查小组了解此案。

民众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黄国昌质询郑铭谦时,痛批此事太离谱,直接向郑铭谦公开告发,要求依法调查。郑铭谦说,若涉及《刑事诉讼法》第228条的情况,检察官就会介入侦办。

台北地检署已分“他”字案侦办,将由检察官调查,厘清是否涉有不法情事。

立法院长韩国瑜2019年竞选总统时,立委谢龙介曾爆料相关单位监控韩粉手机。当时尚未被撤销执照的中天电视报道这则新闻,还被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罚款。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