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估计香港终审法院的外籍法官人数会不断下降

香港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英国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2023年1月16日在香港出席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路透社)
香港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英国法官岑耀信(Jonathan Sumption),2023年1月16日在香港出席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路透社)

字体大小:

香港终审法院过去一星期有三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先后宣布请辞或不再续任。其中一名辞任的法官岑耀信批评,香港正慢慢变成一个极权之地,任何受政府强烈关注的领域,法治都严重受损。

行政长官李家超周二(6月11日)回应,表示不同意岑耀信的看法。他认为,法官可以有个人政治取向,可以喜欢或者不喜欢某种政治制度或某条法例;但法官的专业是按法律原则和证据,正确诠释法例。

李家超指出,岑耀信在2021年曾经拒绝参与由英国政府鼓动、针对香港司法机构的政治抵制。岑耀信当时指民主和法治是两回事,不应混为一谈,而岑耀信近日言论与当时的说法有矛盾。

李家超批评,意图破坏香港法治的人是英国政府官员、政客和反华反港媒体。他们在审讯前、审讯期间和审讯后,公然恐吓制裁香港法官,公然践踏法治,英国官员和政客试图将英国的司法影响力武器化,来针对中国和香港特区。

来自加拿大的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麦嘉琳,周一(10日)发表声明表示她已经年届80岁,今年7月29日任期届满后将会退休,希望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麦嘉琳在声明中说,她为有机会服务香港而感到荣幸,也继续对香港法官、法院独立性,以及法院维护法治的决心有信心。

两名来自英国的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岑耀信及郝廉思,则在上周四(6日)宣布辞职。83岁的郝廉思当时表明,辞职是因为涉及香港政治状况,但表示继续对香港终院及法官独立性有最充分信心。

岑耀信本星期一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题为“香港法治处于危殆”的文章,表示很多香港法官已“忘记身为人民自由捍卫者的传统角色”,又形容香港民主派47人案的裁决在“法理上站不住脚”

他指出,香港法官要面对三大问题,包括国安法和煽动条文大大限制法官、中国全国人大释法能随时推翻香港法庭裁决,以及当局使用国安法打压和平异见。

岑耀信形容,香港由以前的充满活力、政治多元渐变成“极权”,法治被严重伤害;过去他出任香港终院海外法官,是希望有助维持香港法治,恐怕至今已不切实际。

香港终院目前有八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在麦嘉琳退任后将进一步减至七人。

对于岑耀信的撰文,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周二发表声明回应称,“不同意法庭裁决是一回事,但指法庭因政治考虑而削弱基本权利则是另一回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他指出,任何指称法官的裁决受到或可能受到政治或其他外来考虑影响的说法,都属严重指控,“必须理据具体且充分,绝不应轻率作出”。

中国港澳研究会顾问刘兆佳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表示,对终审法院有外籍法官请辞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西方政府和政客最近几年不断打压和抹黑香港,包括对终审法院的外籍法官施加巨大压力,逼迫他们辞职和诋毁香港的法治和政治状况,估计日后终审法院的外籍法官的人数会不断下降。

刘兆佳指出,普通法世界的法官们甚少发表公开言论,岑耀信这次高调发声有点奇怪,“2019年香港出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政府运动,若是在英国,可能也会有同样的裁决”。

刘兆佳相信这次事件对香港法治在国际上的声誉影响有限,港人对此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对西方遏制中国和香港的图谋会有新的体会。香港可以借此机会,发展出一套反映和合乎“一国两制”香港的普通法体系,不必处处受到西方的掣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