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勋访台掀AI旋风 分析:台湾面临无可避免的产业倾斜

英伟达执行长黄仁勋(图中间黑衣者)5月下旬访问台湾两星期。图为台湾代工大厂广达集团创办人林百里6月5日晚间在台北宴请黄仁勋时,大批粉丝聚集店外索要黄仁勋签名, 他向粉丝发放饮料。 (缪宗翰摄)
英伟达执行长黄仁勋(图中间黑衣者)5月下旬访问台湾两星期。图为台湾代工大厂广达集团创办人林百里6月5日晚间在台北宴请黄仁勋时,大批粉丝聚集店外索要黄仁勋签名, 他向粉丝发放饮料。 (缪宗翰摄)

字体大小:

英伟达(Nvidia,又称辉达)执行长黄仁勋近期访台,不仅在台湾掀起“仁来疯”,也提升台湾高科技产业的能见度,更凸显台湾产业、学界积极转向人工智慧(AI)发展趋势。受访学者指出,这些现象透露台湾产业面临严重倾斜,但在中美科技战之下,却是台湾唯一的一条路。

为了参加台北国际电脑展,黄仁勋5月下旬起访问台湾两个星期。期间他密切会晤台湾供应链厂商,并高度评价台湾高科技产业,引发媒体关注。他所到之处则是充满热情粉丝索要签名、合照,也被形容为“仁来疯”“追勋潮”。

台湾代工大厂广达集团创办人林百里6月5日晚间在台北内湖宴请黄仁勋时,就有上百名民众冒着滂沱大雨,守在店外达三四个小时,只为一睹黄仁勋的风采,甚至连在场守候的媒体记者,都跟着索要签名。

老家在内湖,平时在新竹科学园区上班的张姓工程师,就是当天的其中一名粉丝。

他对《联合早报》记者说,其实从黄仁勋5月26日抵台后,他就希望有机会能亲眼见到偶像。当从媒体上得知,黄仁勋将到他的老家吃饭时,他一下班就赶紧搭火车赶回台北。

被问到为什么会如此热情追星,他说黄仁勋出身台湾,凭借自身努力成为国际科技巨擘,让他感到与有荣焉。“黄仁勋也让世界看见台湾的高科技产业,更让我们这些平时不那么受重视的宅男工程师,如今显得格外重要”。

英伟达执行长黄仁勋5月下旬起访问台湾两星期, 所到之处充满热情粉丝索要签名、合照。 图为台湾代工大厂广达集团创办人林百里6月5日晚间在台北宴请黄仁勋时,民众拿着黄仁勋照片,等待黄仁勋签名。 (缪宗翰摄)

除了在民间掀起旋风,黄仁勋此行更宣布,不只要在台设置研发中心及总部,还会设立第二个类似Taipei-1的AI超级电脑中心,引发九个县市首长竞相争取。

黄仁勋在台北电脑展的国际记者会上说,英伟达投资台湾,主要因为台积电是“无与伦比(incredible)”的好朋友,加上台湾电子供应链生态系相当丰富。他认为,台湾厂商足以自豪。

此外,黄仁勋6月2日晚间在台湾大学体育馆演讲时,秀出17所合作的台湾公私立高校,同样成为话题。

台积电6月5日召开董事会,也宣布向台湾大学、阳明交通大学、清华大学、成功大学等四所台湾高校,捐赠新台币40亿元(约1亿7600万新元),用于长期半导体研究教学及人才培育。

这四所高校,均出现在黄仁勋演讲时秀出的供应链伙伴名单中。

台湾致理科技大学国际贸易系副教授张弘远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分析,黄仁勋之所以会在台湾掀起旋风,除了民众的台湾情结、科技发展领先带来的自豪感之外,更重要的是他透露出台湾未来经济发展的方向性。

张弘远认为,黄仁勋来台确实强化了台湾与全球半导体、AI供应链的连结,所引发的媒体效应则让台湾政府抛出相关政策。这就意味着,将对现有产业结构产生排挤效应,甚至造成严重产业倾斜。

台湾科技力智库执行长乌凌翔则认为,当美国为了分散风险,采取台湾加一(Taiwan plus one)的布局时,台湾为了取得更多向美国政府要价的筹码,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在台湾深耕最先进的晶片制程与封装技术,“让美国依赖台湾,美国才会善待台湾”。

乌凌翔说,台湾独沽一味发展半导体产业,实在是不得不为,但也必然有副作用,譬如贫富差距在产业间加大;用电量超大、人才磁吸效应等,也不只挤压了传统产业,甚至是其他资通信产业的生存空间。

除了黄仁勋,同期访台的超微半导体(AMD)首席执行长苏姿丰,也传出评估投资新台币50亿元,在台湾设研发中心。

超微半导体(AMD)首席执行长苏姿丰6月初访问台湾出席台北国际电脑展,并传出评估投资新台币50亿元,在台湾设研发中心。图为苏姿丰6月3日在台北国际电脑展发表专题演讲。(法新社)

但乌凌翔指出,不论是英伟达或超微,要在台投资的都是研发中心,而非实际的制造厂。 “万一台湾有点危险,研发中心要搬走很容易呀,就是把所有的资料上网,就全部传走了;然后电脑毁掉、硬碟毁掉就好啦”。

因此,他认为,黄仁勋与苏姿丰访台,其实重点并不是要扩大对台投资,而是要确保以台积电为首的供应链能稳定供货。

在黄仁勋访台前接受《金融时报》专访的内容,也间接印证上述分析观点。

黄仁勋当时直指拜登政府,为遏制中国半导体制造所祭出的出口管控,让矽谷晶片业者犹如“双手被绑在背后”(our hands tied behind our back),无法销售先进晶片到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

他说:“理论上,我们可以在台湾以外的地方制造晶片,但是中国市场是无法替代的。”

这也显示,相较于中国大陆而言,台湾对英伟达仍具可替代性。

但张弘远指出,AI是美国晶片法案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他们(英伟达、超微)加大对台投资,绝对不可能在美国政府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这也意味着美方对于台湾未来的经济安全,乃至于未来的科技发展,做出了一个无声的背书,也体现了对台湾的支持”。

他强调,无庸置疑的是,台湾正更深层次地介入中美在高科技领域的对抗,这也将强化两岸之间在高科技产业分工的障碍,甚至加速两岸产业脱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