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医生导演陈敬权 凭1000元打响知名度

字体大小:

剧照由BananaMana Films提供

  电影演员与导演陈敬权投身娱乐圈之前,是一名西医,也是本地影坛唯一拥有医生执照的电影导演。

  他与美籍华裔演员李绍正(Christian Lee)制作的英语爱情浪漫喜剧《我的完美女孩》(Perfect Girl),制作费只区区1000新元,但凭富创意的构思与出色的处理,去年先后被韩国知名Naver TV公司与美国知名平台Netflix购下版权。陈敬权也执导了英日语电影《冲绳豆腐之恋》(Jimami Tofu),《冲》获韩国公司Opus Pictures青睐,将在海外发行。两人也将参与下周本地举行的亚洲广播展,分享经验。

华人大导演李安当年以《喜宴》拿下柏林金熊奖时,望子成龙的李爸爸还希望他改行。改编自Jane Austen(简·奥斯汀)文学著作的西片《理性与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拍完时,李爸爸还是对儿子说:“小安,等你拍到50岁,应该可以得奥斯卡,到时候就退休去教书吧!”同样的,杨德昌的电影得了奖,他的妈妈也说:“你今年几岁啦?拍了几部电影,可以找些正经事做啦!”

相信与李安和杨德昌一样,老是被父母问“何时回去做份正经工作”的电影人,大有人在,电影演员与导演陈敬权(Jason Chan)就是佳例,投身娱乐圈之前,还是一名西医呢!他也是当今本地影坛唯一拥有医生执照的电影导演。

1971年出生的陈敬权显然受到老天爷爱戴,帅气,看起来也比实际年龄年轻。他一身休闲服在住家兼工作室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我告诉妈妈决定不当医生时,她沉默了很久。我30岁时到戏剧学院念书,妈妈还是不停地问我:什么时候要回去当医生啊?”

边行医边念戏剧

陈敬权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原籍马来西亚,5岁随家人从马国移民到澳大利亚珀斯,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都是医生。陈敬权毕业于西澳大学医科系(West Australian School Of Medicine),大学念了六年,后来又多念三年的家庭医生课程。

他说,24岁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当医生,行医10年。为了将来的演艺工作,他30岁改当兼职医生,然后跑到曾培育Mel Gibson(梅尔吉逊)与Cate Blanchett(姬蒂班查)等好莱坞一线明星、位于悉尼的国立戏剧艺术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ramatic Arts)念三年戏剧课程。

他坦承即使是兼职医生,仍收入优厚,可以无忧无虑自资完成戏剧课程与负担生活费。他享受目前的工作,但回忆起当医生的日子,不禁吐露:“完全没有自己的生活。”

他说,在医院工作每周80至90小时,算是澳洲医院最低的时数:“采轮班制,每周连续两天每天工作16小时,接下来连续两天每天工作12小时,再接下来两天每天工作8小时。在医院时,几乎每五分钟就接到有关病人状况的电话,不是病人心脏病爆发,就是脸色变白,或者不能呼吸。我们工作压力大,精神超紧绷。每周轮到只工作8小时的那两天,超开心。

“医生长期缺乏睡眠,每周唯一的休息天,我从早睡到晚,醒来第二天,又到医院报到。这样不见天日的生活,我过了两年。”顿了顿他露出一丝苦笑说:“工作压力非旁人可想象,我的女医生同事们,常常不发一言,坐在医院里哭。”

记者问他:“你也有哭吗?”他笑笑回应:“没有,不过我为韩剧哭,哈哈哈。”

陈敬权继续说:“大家常抱怨医生收费高,随便就收个四五千块,但就是要给他们,他们的压力超大,完全牺牲了自己的生活,牺牲了睡眠。你知道吗?手术医生念完六年大学医科后,还得继续多念12年的书,所以大家不要再投诉医药费昂贵了!”

他说,大学同一届毕业的医科学生,有10%离开这个领域:“有的去当飞机师,有的经商,有的再去念法律,转行当律师。”他形容自己走了很长的路,才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念书时虽在学校演戏,但我以为当医生是有趣的,怎知潜意识里原来喜欢戏剧这个行业。”

不当医生,除了压力原因,他坦承比较喜欢创作:“在医院,输的血就是血,我总不能创意加料去设计血吧,哈哈哈。”

虽重披医袍的机会不高,但毕竟花了那么多年念医科,他也不想失去医生执照,现在每年回去澳洲当三个星期的医生:“第二周就撑不下去了,哈哈哈。”

曾饰演绿衣战士

陈敬权的演艺生涯从电视剧开始,2003年至2004年参演美国与新西兰联制的大热电视剧《金刚战士Ninja Storm》(Power Rangers Ninja Storm),剧中饰演绿衣战士(Green Samurai Ranger)。2004年演出韩国电影《我是好莱坞猫》(The Cat of Hollywood),2005年演出美国导演Rob Cohen(罗伯科恩)的电影《云霄战机》(Stealth)。他后来到新加坡发展,与莫小玲等人演出5频道2005年的电视剧《我的野蛮邻居》(My Sassy Neighbour),以及星霖电影制作的爱情电影《誓约》(The Leap Years)等。

《金刚战士Ninja Storm》是一代人的回忆,今天在公共场所,他还是会被此电视剧的粉丝认出来,他说:“他们都中年了,拖儿带女,但还是会要求签名合照。”因为今年好莱坞推出《金刚战士:战龙觉醒》(Power Rangers),“金刚战士”的角色再成焦点,陈敬权虽没演出电影版,但明年会到美国的Comic Con动漫展亮相,他表明没想到十多年后,还可以凭此角登台。

与搭档包办戏剧制作

2009年,陈敬权与志同道合、来自美国的华裔演员李绍正(Christian Lee)成立了BananaMana Films,刚开始是处理网上视频的经销,后来开始制作戏剧,为5频道制作的12集电视剧《男人真正想要的》(What Do Men Want?)于2014年还曾到知名的网络剧节LA Web Series Festival竞赛 ,陈敬权与李绍正剧中饰演在娱乐圈挣扎求存的演员。

同年所制作的67分钟英语爱情浪漫喜剧《我的完美女孩》(Perfect Girl),李绍正与陈敬权当然又是一脚踢,除了参与演出,陈敬权还担任导演、编剧、摄影师、音乐制作等等。《我》讲述高中时互相暗恋的Stan(陈敬权饰)和Jenny假期时彼此通信,面对面却沉默寡言。成长过程幻想在一起是幸福恋人,时隔10年再续前缘,但幸福道路崎岖,他们与“幸福”之间隔着自我怀疑、害怕被拒绝,更担心幻想破灭。

《我》献给所有成长过程中有过暗恋对象的人,制作费只区区1000新元,但富创意的构思与出色的处理,去年先后获得韩国知名Naver TV公司与美国知名平台Netflix的青睐,购下版权。陈敬权坦承:“兴奋了一个星期,感觉很梦幻。”

据他透露,Naver TV向来只购买韩国大制作公司的作品,《我》是Naver TV购买的第一部非韩国作品;《我》也是Netflix购买的第一部新加坡制作。《我》制作团队只有四人,后期制作只剩陈敬权与李绍正。陈敬权表明当初要制作此片时,本地业者不表兴趣:“他们说,谁要看亚洲人说英语?大家要看白人说英语。”旁人的观点让他们心痛,但还是不顾一起去拍摄《我》。

《我》的亮眼成绩也让陈敬权有机会执导由日本政府出资、英日语掺杂的121分钟电影《冲绳豆腐之恋》(Jimami Tofu),他和李绍正是编剧与演员。《冲》讲述一名曾在东京公干的新加坡华裔厨师,在冲绳求一名老师傅传授他传统冲绳料理。一名出类拔萃的日本料理美食女评论家,在新加坡踏上探索东南亚美食之旅。现实中,两人多年前因女方的不告而别而分开,现在他们都在寻找彼此的踪影。透过学习冲绳料理,他找到两种文化的完美平衡点,了解了从前两人感情缺乏的平衡。在她忽然回到冲绳寻找结局时,他亲自下厨,送上两人最后的晚餐,她也领悟到这些年来所向往的——两种文化的完美平衡点。

《冲》获韩国公司Opus Pictures青睐,将在海外发行。本地也将上映。陈敬权透露五年前就想到日本拍电影,没想到梦想成真。《冲》制作队伍32人,当中七人是本地人,制作成本35万美元(约49万新元),拍摄期长达一个月,包括具挑战性的水底拍摄。影片日本特别放映时,感动了很多日本人,一名男观众对陈敬权说:“影片说出了日本人的心声,我哭了很多次,想回家乡吃妈妈煮的菜。”陈敬权表明《冲》是“回家”的电影,很多人跑到外地打拼事业,往往忘了回家。

陈敬权说:“当医生只是个别治疗病人,但电影的感染力却是惊人的,可影响许多人。”他希望《冲》能促进大家对两地文化的了解:“不要只是拍张照到此一游,希望可以了解当地的文化,还有发展了千年的食物。”

陈敬权的家人当初对他弃医投入娱乐界不表赞同,如今看了他的作品感到骄傲:“父亲还认为我应该早点去学戏剧,哈哈。”陈敬权已婚,太太是韩国人,两人本月要当父母了。

“当医生只是个别治疗病人,但电影的感染力却是惊人的,可影响许多人。”——陈敬权

在组屋房间完成后期制作

比陈敬权年长五岁的李绍正是第三代美国华裔,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曾在纽约市的William Esper Studio念戏剧,曾凭“Outsiders”获得2004年意大利罗马亚洲电影节的影帝。他曾到中国学华语,所担任制作人的中国电影《扣篮》(Slam)获得2008年休斯顿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家庭片奖,他也参与指导日本动画配成英语的工作等。李绍正已婚,两个女儿分别4岁和6岁。他与陈敬权一样,在这里找到归属感,认为这里交融着东西文化,以及阴阳的平衡。

陈敬权的工作室很简单,就是组屋的房间,天花板有盏风扇,桌面有四部喇叭,还有两台电脑。李绍正说,自己在三巴旺的工作室设备相似,两人凭创意在自家工作室完成电影的音乐制作、混音、剪辑等后期制作。

李绍正说,创业时两人有三年没有薪水,但秉持对这个行业的热爱撑了过去。他说:“这个年头,大家喜欢你的作品,是因为作品的创意、故事、处理手法,别人不会问你,是在怎样的后期制作室做出来的。”

他说现在科技发达,有助于拍摄工作:“我们就把精力花在故事和剧本上。”他与陈敬权对电影器材、电脑剪辑软件等的使用,都是从YouTube摸索来的。

陈敬权、李绍正,以及《大笨象》(Pop Aye)的音效总监林廷琍等电影人,是今年亚洲广播展(Broadcast Asia2017)的演讲者,该展本月23日至25日举行,陈、李将分享如何透过音效讲故事,林廷琍则谈《徒刑》(Apprentice)的音效设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