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之水:“飞天”的传递

订户

字体大小:

沈从文先生的贡献,在于开启了文学与文物相互结合以至于融合的一条新路,虽然他的本意是从文学创作转向文物研究,然而这种“转身”始终未曾脱离原有的知识背景和自家的一贯兴趣。

沈从文先生晚年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我都离得很近。不论东堂子胡同还是小羊宜宾胡同,沈先生的两处居所都在我家近旁,不是紧邻,也可算作街坊。中国历史博物馆即今中国国家博物馆是我曾经并且至今亲密接触的地方,中国社会科学院则是我的供职之所,只是我进入社科院的时候,沈先生已经不在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