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闺蜜

订户

字体大小:

这通电话让我知道自己已入了她知心朋友的名单,因为她是那么的要强,绝不轻易把脆弱的一面展示给外人看。

能够被她纳入知己的名单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尤其是唯一的红颜闺蜜。

1979年年底,我离开电影圈,在美国待了一年半。1982年回港,电影的大环境改变了,许多新锐导演出现,徐克是其中最亮眼的一位,他找我拍戏。我们约在九龙北京道巷子里一家叫Palm的地下餐馆见面,餐馆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是一对非常特殊的男女,女的头发比男的短,服装新潮,男的山羊胡,艺术家气质,是施南生和徐克。他们轻松地喝酒聊天,英语劈哩啪啦的,我仿佛见到不同世界的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