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夏天的夜晚

夏天的蝉鸣都会苏醒

在一片家后面的大山树上

若它们有光

那便是漫天的星星

闪烁 闪烁在夜晚

和在我耳边不停地绽放

阿公的收音机开得越来越大

喇叭一样

传来苦情的歌仔戏

男的唱得高亢 女的得低沉

好久没听见我最爱的王宝钏

却还是格格不入地插入黑暗

天空偶尔响过轰鸣的飞机

似乎要把夜幕撕成条状

我还是害怕

会不会掉下来

像阿嬷

儿时的记忆那样

夏天的风最凉爽

透过榕树 纱窗和蚊帐

拂过每一寸黝黑的肌肤

徐徐的

聚集于房间

让热气都不屑一顾

喜欢屎味的蚊子

总能寻觅一处空洞

绕着耳朵的烦躁 挤进去

连周公都忘了蝴蝶飞舞的姿态

偶尔歪打正着

就会滴成张爱玲的红玫瑰

阿母睡前点上一圈蚊香

佛堂的那般

一缕白烟缭绕

熏不死万象生灵

倒是让我魂牵梦萦夏天

凋零成燃烧之前的灰炭

门庭横七竖八的电线杆

蜘蛛早早地霸占

一个又一个破洞的八卦网

泄漏了一个个静谧的夜晚

也封印不了整个夏天的吵闹

所以童年倾泻 这般

(作者为南洋理工大学学生)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